世界最佳基友

[R&I同人]Imagine me and you

Parachute:

旧文存个档。写于第二季左右。给一位朋友的生日贺。


CP:Rizzoli / Isles


短篇。

=============soundtrack start===============

side A

你是什么样的人,就会遇见什么样的人。
你相信这句话,甚至当你提着Hermes Birkin踏上波士顿警局台阶的时候,内心依然确信。
可你没想到35岁那年,你会爱上一个大声笑起来那么夸张的,生活习惯超差的,风风火火的Jane Rizzoli。

有些人是那种看第一眼,就知道能不能相处下去,能不能相处快乐的人。接下来,只是为了验证这种感觉。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们相距不到5英寸。你帮她把鼻梁骨纠正了位置。你闻到了她身上淡淡的香草味道,看着自己倒映在她的眼睛里,反着的。即使她在接下来的一秒开始皱眉呲牙咧嘴喊疼,你也对她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印象深刻。

后来你躺在她怀里的时候,告诉她,你就是那瞬间迷醉在了她的眼睛里。
她挑起了眉毛,然后笑着说,“你其实是看到映在我眼睛里的你自己的倒影,才迷醉的。说真的,Maura,你是自恋。”
你故作嗔怒从她怀抱中坐起身,郑重其事的说:“不!我才不是!”
她笑,伸出手臂来揽过你的脖子,把你拉近,5英寸。你再一次看到她眼睛里倒映的自己的影子,很多东西重叠在一起,变幻莫测。你们一起笑了,接下来是一个漫长的深吻。

不知道当初是谁先对谁动了心,是她爽朗纯粹的笑容稀释了香草的浓郁,还是你深邃淡然的眼睛迷失了她的简单。


她不像你,更多时候她像你的反面。
调皮的童年玩伴叫你“bore-a maura",你也就一直默许了一个boring的形象给自己:严肃冷漠,用常人无法收到和理解的波长,说着火星语。
她却一直是一个有趣的人,虽然很多时候你并不能完全认同她讲出的笑话里的笑点,不过看到她大笑的时候,忍不住的快乐就从心底满溢出来。She make you smile,always.

她像是一把为你打开新世界大门的门钥匙。你尝试了许许多多她的世界里面的事物,从棒球到棉花糖。尽管如此,你还是严肃的认为,啤酒真是太难喝了。





side B
有的时候你真的认为,她是上帝派来的天使与魔鬼。

她最害怕的东西是紫色色杆菌。
她最喜欢的运动是芭蕾和击剑。
她说你爱穿的mini-skirt是解放妇女的象征。
她说性生活促进分泌免疫球蛋白A,还能预防感冒。
她是你的Talking google,行走的的wikipedia。她真的是人类么?有的时候你怀疑,接着就忍不住笑出了声。

初次见面后就很快变得熟络起来,因为你知道你们会成为好拍档。
所以你尊重她的喜好,并同意为她而做出改变。为了她去练瑜伽,陪她跑马拉松——是的,就是穿着可笑的P.U.K.E的那次!

你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她的,你只是渐渐地,在她的眼睛里也看见和自己一样波涛汹涌的情感颜色。
高中时的恋人回来看你,他已经出落为一个英俊硬朗的男子汉。你和他亲热地相拥,你抿唇笑,你低声叫他的名字:Casey。
你不经意抬头,瞥到一丝有些复杂的目光。你知道,有人心里别扭着,她甚至还躲开你的目光,可能是觉得不妥,她又转过脸来勉强挤出一个微笑。
说实话,你有些小小的高兴。因为有个人这样别扭又可爱,像是被戳一下就会翻出全身的刺来防备的小动物,眼神里都满是戒备。

你们一起在杀人现场工作,一起在解剖室顺着尸体留下的线索抽丝剥茧。你们依旧是绝佳拍档,你们的配合令多少犯罪分子心底生寒。这是你们一起奋斗的事业,你们都稳步向前。有你们一起经历过的,也有你们无法一起面对的。有你可以守护与保护她的情况,也有你束手无策的时刻。
可有些东西,再也不一样。

有一天你们像往常一样窝在家里的沙发上看电影。你别有用心的选择了《imagine me and you》,还煞有介事的拿着DVD封套对她说:这是Frost隆重推荐的爱情电影!

94分钟不长不短。顺着happy ending的尾声旋律,你抬头喝啤酒,她低头抿红酒,就突然安静了下来。
你听到自己脑海里不断重复的一些话语,现在应该是说出这些话的时机。你的嘴唇和瓶口依依不舍地分开,你吞下这口啤酒,刚要张口,却已经响起了一个声音——

“Jane,你敢爱我吗?"

她躲在手中的勃艮第杯后面说出了这句话,听起来有点含混不清,事实上是因为胆怯,而让声音产生了一丝颤抖。她说话的时候没有看你,眼神还停留在千篇一律的cast表上面,以至于你难以置信的看着她,怀疑刚才的一句是自己的幻听。

“Gosh!"你把啤酒瓶撂在桌子上,将脸埋在双手中,用食指揉着太阳穴。天旋地转。
她马上慌了神,也把酒杯放下,手足无措地看着你。一脸无辜的受伤表情像个小女孩。

”噢,Maura!没什么比事先准备好的告白台词,被对方抢着先说出来更丢脸的了!”




side A

说话,是由大脑发号施令,喉腔中部的两侧声带肌拉紧,继而产生的一种发声动作。这些你当然懂,只不过对你来讲,在现在这个情况下,说话真是世界上最难的事。

因为你不会撒谎。
到底怎样才能若无其事地陈述一些事实,在明知这事实会伤害对方的情况下。

“Hey,hey,火星君,请回到地球来。”她伸出手在你面前晃了晃。“你已经和这具尸体面面相觑了一上午。别告诉我,你是看他的那话儿看得忘记了时间。”

你被拉回了现实。冷冰冰的解剖室。“哦,当然不是。一个腐烂了7天的男人的penis可不怎么吸引人。”这倒是实话。

听到你说出那个词,她总要扁扁嘴以示抗议的。“Come on,Maura.我下午三点之前要拿到验尸报告。”

“时间足够了。”你迟迟没有下刀,试着用聊天气的口吻继续。“对了,Jane,Hope和我说,她下周要搬去里士满了,在弗吉尼亚医学院继续她的妇女儿童医护研究。”

她正低头把玩着你台面上的瓶瓶罐罐,听到这个消息马上抬起头来看你,手上的异丙醇溶液还没来得及放下。“怎么这么突然?我还以为你可以多陪陪她。里士满……那儿的天气可有够糟糕的。别伤心,Maura,波士顿到那不过几个小时的车程——”

你举着解剖刀的手迟迟没有落下去,正如你的心。你已经感觉不到刀把的温度和熟悉的纹路。

“Jane……弗吉尼亚州那边的法医办公室刚好正缺人手。”

牙齿快要咬到嘴唇上。握刀的手是不应该出汗的,可是你可以感觉到自己的手心沁出了汗水。

她一直都很聪明,她再明白不过你这句话的含义。古老的抉择面前你放弃了她。你怕了,却也在她的意料之中。辉煌的事业和美好的家庭,或许你的人生蓝图里,并没有给她留一席位置。

你避开了她的眼睛,没有看到她的表情,所以你不知道她眉头的拧结和眼底的暗淡,不知道她平素沉稳轻松的表情是怎样从脸上彻底消失,换上歇斯底里的失望。

其实你都知道,心如死灰的感觉你怎会不懂。

你死死握着手里的解剖刀,你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该说什么,或者不做什么,不说什么。你就只能站在那里,听着她摔门离去。恍惚那之间想起她曾经笑话你油盐不进,“科学家都不适合谈恋爱。”的确,或许你真的只适合和死人打交道吧。至少不用说话,或者,说了话,也不会伤害到别人。

许多事情像是没发生过。
没有收工之后一起去酒吧。你喝红酒,她喝啤酒。你今生只为一个人尝过啤酒的味道。其实很难喝,你骗她说还不错。
没有一起坐在沙发里通宵看碟片。她嘲笑你不认识Will Smith,你顶嘴辩解说是他不够出名。你笑她喜欢看爱情电影,她顶嘴辩解都是Frost推荐的。
没有她竭尽全力的保护。没有她笨嘴笨舌的安慰。没有她的撒娇。没有她的吻。
再没有。

欢送会上她还是来了。你拥抱了每一个共事过的同事,她排在Frost的下一位。她的怀抱温度没变。你觉得鼻尖有些发酸,可能是她身上的香草味使然。她说保重,措词妥贴。你简单地回复一个谢谢,再无其他。
本可以不必如此,她也说了,波士顿到里士满不过几个小时的车程。
但很多事情再没可能,就像你开始预料的一样。





side B
真希望一觉醒来什么都没改变。

还是习惯性地早餐煎了两颗鸡蛋。以为那个抨击动脉硬化食品和嘲笑心形煎蛋器的人还在饭桌前吐槽。
还是习惯性地进入楼下解剖室的时候喊“hey,Maura"。但是等待你的只是Pike的那张臭脸,他还会雪上加霜地来上一句:“Rizzoli警探,Dr.Isles已经调走去弗吉尼亚了,现在我才是马塞诸塞州的首席法医。”

以为就这样两相静默地过下去,直到某一天你发觉没了她的日子像是没有拧紧发条的钟,走不起来。

你小时候擅长两件事情,一件是和同学打架,另一件是做数学题。打架不好玩,会受伤,也最终使你更加坚强与倔强,成为了一名警探。解数学题好玩且安全,现在来看,还可以解决实际问题。560英里的里程,70英里的时速,再加上各种各样的路况。当你驶在公路上之后,才发现不是“几个小时的车程”那么简单。
所以你一个人开了八个多小时车,就为了见她一面,简直是疯了。
不过你已经不在乎了。

她来开门的时候让你想起了很久以前,第一次来她家寻求庇护的时候。不过此时此刻——
“喂,Maura,你怎么一点都不惊讶的?或者是惊吓也好啊,我可是从波士顿来。”

“我为什么要感到惊讶或者惊吓?你比我预想中来得晚了好些日子。”
你们一起笑了起来,她伸出手把你拉进屋内。谢天谢地她还是一个人住。后面的事情,你都不太记得了。大概就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

里士满这个阴冷的晚上,你却觉得犹如沐浴在加州的阳光下面。
So happy together.


-FIN-

=============free talk===============
为了写这个文补完了R&I 尼玛啊case实在是太难看了 一度想要弃剧 为了写这个破玩意儿 我坚持了下去………………


灵感来源电影《四角关系》 再次感谢此片带我走进美好世界  Lena Headey. Gosh, so amazing!!!

评论
热度(58)
  1. 世界最佳基友Parachute 转载了此文字
© 世界最佳基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