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佳基友

Once upon a dream

荷包蛋咩子:

Once upon a dream


-big hero 6-


弟兄!!!弟兄注目!!!

Hiro X Tadashi

警告⚠【采用哥哥扭蛋设定 Hiro单抽出了Tadashi(神技能) 


Hiro后期可能黑化


参照日版兄弟年龄差七岁设定!


哥哥去世之后四年】雷的请绕行


我终于对弟兄俩下手了,在三次元认识我的请绕行!!因为我好羞耻!!!


以及感谢i-van同伙的脑坑!!!!没有你就没有文!!!


CH00


一整面黑板被哗地一声推开到右手边,露出后面藏着的另一块干净黑板。


黑发的高个子男生甩了甩自己有些酸痛的手腕,捏着粉笔继续咄咄地书写着。


“这个公式不对……啊是了,应该是这样。”男生把手捏成拳擦去了错误的公式,嘴里念念有词地致力于将整块黑板填满的工程。


“Hiro?”门被敲了两下,“Hiro你在吗?”


男生“嗯”了一声,头也不回地继续写着。


站在门口的Honey有些哭笑不得地又叫了一次男生的名字,迫使他把注意力转向自己。


“Hiro!”


男生终于回了头,“Honey?有什么事?我想把这个公式的证明过程搞定。”


Honey有些不安地抠了抠门沿的木块,“我只是来提醒你不要忘记了今晚的聚会……你知道,Hiro,十八岁生日真的很重要。”


Hiro让人安心的露齿而笑,“安啦Honey,我怎么会忘记!”


Honey也笑了,“别忘了,九点钟,实验楼,Wasabi的车。”


Hiro挥了挥手,示意自己记下了。


听到Honey离开的脚步声,Hiro深呼吸,继续抬手写字。


已经十八岁了。




两个小时后,Hiro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把写的满满的笔记塞进书包,开始擦黑板。


已经十八岁了,Hiro想。十八年前谁会想到这个男孩子会成为现在的样子呢?


他用智慧拯救了这个城市,凭着天分达到了许多人付之多少年心血的成就;他结交了许多朋友,用同样的爱与热情将自己的精力投入到正义和科学的领域;他成为了Cass阿姨的骄傲,他成为了爸爸妈妈的骄傲,他成为了……哥哥的骄傲。


哥哥。Tadashi。他的一直那么温暖的,努力的,爱着他的哥哥,Tadashi。他死去的哥哥。


Hiro拍了拍手掌,拿起讲桌上的棒球帽盖到头上,压住一头乱糟糟的,蓬松的的黑发。单肩背着书包,走出教室。


蹬上了摩托车,Hiro向家的方向开去。




“生——日——快——乐!”Cass阿姨兴奋的举杯,“我的小Hiro!今天是个大日子!”


Hiro哭笑不得的被Cass阿姨扯了扯脸,“是啦是啦!大日子!”


“噢我的小宝贝!你爸爸妈妈真的会以你为荣!”


“是啊Cass阿姨,还有……还有Tadashi。”


Cass阿姨眼神柔和下来,揉了揉Hiro的黑发。


“是的,还有Tadashi,他以你为荣,一直都是。”


虽然还在笑着,但Hiro眼底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情感。


“好啦好啦,快干了手里这杯,GoGo她们还等着你呢。”Cass阿姨催促着Hiro,推了推面前的蛋糕。


Hiro有些羞涩地笑了笑,仰头喝了手里的香槟,开始用小勺子挖起司蛋糕。


Cass阿姨满是爱意地注视着这个她抚养成人的男孩。他三岁的时候失去了父母,十四岁的时候失去了兄长。他曾经一蹶不振,但是他后来鼓足了勇气前行,成长为一个高大的,可以保护他的曾经的监护人的真正的男人。他不像小时候那样毛毛躁躁,开始沉稳;但是他依旧创意十足,用淘不尽的点子给人无尽的惊喜。


“我去收拾一下东西,今晚好好休息。”Hiro抹抹嘴,在Cass阿姨脸颊上吧唧吻了一口,“不要等我回来。”


说完就蹬蹬蹬跑上了楼。


“Baymax?”踏上最后一级楼梯,Hiro探头。


“Hello,Hiro。”Baymax扭头。“我在看一部影片,它评价不错。它讲的是……”


“好啦好啦,我还要和Wasabi他们聚会,回来听你讲噢。”Hiro哗啦哗啦的倒出背包里的笔记本和笔,把钱夹拿出来揣在屁股口袋。


“好的。”


“还有,”Hiro吻了一下Baymax的头顶,“好好照顾Cass阿姨,我可能会很晚回来。”


“好的。”


“我走啦。”


“等等,Hiro。”


Hiro慢下脚步。“怎么了?”


“生日快乐。”


Hiro微微一笑扣上帽子,“谢了,伙计。”




“干杯!”几只杯子撞到一起,Hiro和朋友们猛灌下一杯甩着泡沫的啤酒,“敬我们伟大的小伙子!”


Fred圈着Hiro的脖子,哈哈地笑着,“这个小东西都这么大了!今天你要请客!”


“必须请,伙计,我今天可是为了你连相亲都推了!”Wasabi的卷发一抖一抖。


“是啊,我们都知道你对相亲的狂热。”Go Go撕开一块新的泡泡糖塞进嘴。


“据说今天的妹子比以往都漂亮噢。”Honey贴心的补刀。


“嘿你们够了!”Wasabi脸红了(也可能没有?看不出。),“今天Hiro才是主角,别讨论我的相亲对象!”


Hiro已经笑软了,“你现在道歉还来得及!”


“是是是我的错,我自罚一杯。”Wasabi干掉一杯啤酒,擦了擦嘴。突然,他趁Hiro不注意,猛地一把搂过Hiro的肩膀,开始灌酒。


几个损友顿时开始欢呼。


被钳制住的Hiro面色通红地咕嘟咕嘟喝下一大杯啤酒,刚刚挣脱了邪恶的黑人兄弟的怀抱打算来一场朋友之间的较量,就又被Fred拉走灌酒。


“既然是你的十八岁生日,我们就不能像以往那样对你那么客气了,Hiro。”Honey的表情看起来似乎有一些抱歉,但更多的可能是幸灾乐祸。


“没错,Hiro,喝完一轮我们还有下一轮。”GoGo吹爆一个泡泡。


又咽下了最后一滴酒的Hiro带着笑意无奈地摇摇头,“那就来吧!今晚不醉不归!”


“耶——!”Fred已经彻底兴奋了,“不醉不归!”


喝了一轮又一轮,终于醉了的众人摇摇晃晃的离开了街边的酒馆。


清冷的月光悬在墨蓝的天空,街道上空无一人。


“我去开车,Hiro你走回去没问题吗?”Go Go作为唯一没被酒精侵蚀的人负责开车,此时她正忙着把Wasabi搭上自己肩膀的粗壮手臂扯下来。


“可以可以。你小心点开车。”Hiro挥了挥帽子,示意Go Go明天见。


“明天见Hiro———”Honey高声喊着,在寂静的夏夜无比响亮。


“明天见Honey。”Hiro挥挥手,转身一个人走回家。




夜凉如水,Hiro有些烦躁的挠了挠后脖颈。拐进一条小巷,走了一阵之后,前方似乎出现了点点的彩色灯光。


是……游戏厅?这么晚了还营业?Hiro惊诧地看着游戏厅的招牌,犹豫要不要进去。


看了看手表,已经是十八岁的第一天了,玩一下也没什么的吧。Hiro站在游戏厅门口,手插在裤袋里,看着一闪一闪的彩虹小灯。


不管怎么说,Cass阿姨早已经睡了,Baymax也会定时休息,Tadashi……Tadashi也不会在家等他回来。


这么想着,Hiro毅然决然踏进游戏厅。




半个小时之后,Hiro已经彻底暴走了。


“这根本就是弱智游戏!弱智游戏!为什么制造这些游戏的人不能走点心!Bug这么多怎么玩?!”Hiro锤着玻璃罩子,不满地看着又一次挂掉的虚拟人像。


“不玩了!”他烦躁地扔下手柄,摸了摸口袋里的游戏币,打算转身出去。


已经踏出门口的Hiro被放在门口的不知道是什么的吸引回来。


是一台扭蛋机。


“哥哥……扭蛋?”


Hiro喃喃。


“噗嗤——这怎么可能!扭出来放在浴缸里一晚上第二天就会有一个哥哥?!这是专门骗小学女生的吧?”鄙视了一下贴在扭蛋机上的说明书,Hiro摇了摇头,转身打算走出门。


鬼使神差地,Hiro停下了脚步。


“可是……就算是骗人的,也不过只是失去了一块游戏币的损失而已……”


Hiro的手在裤袋里摸索,有些汗津津的。


终于,咔嗒一声,一块币被投了进去。Hiro手有些颤抖的拿起那只扭蛋,握了握。突然,他猛地举起手臂,仿佛想把扭蛋摔在地上。


过了许久,Hiro缓缓放松了自己的姿势,握着扭蛋,蹲在了地上,哭了出来。


自己……是多么想要Tadashi回到自己身边啊。




多年以后,也许当Hiro会想起这个夜晚,他会觉得可笑,觉得不可思议,觉得神奇。但是最让他难忘的情感,是感激。


感谢这一天,让奇迹发生。



评论
热度(67)
  1. 世界最佳基友难忘今宵 转载了此文字
  2. 坂田宅基难忘今宵 转载了此文字
© 世界最佳基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