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佳基友

[BH6/弟兄]小紅帽PARO_01 (大概有雷?)

毫無反應就只是顆橘子:

因為是小紅帽PARO所以兄弟倆這次沒有血緣關係◟( ˘•ω•˘ )◞不過我還是想盡量寫出兄弟的感覺嗚嗚




然後故事啥的大概跟大家想像中的不太一樣(´・ω・`)嗯,很雷很二很OOC我知道(但我不會住手的(ㄍㄋㄇ




沒意外的話應該是會填完坑......沒 意 外 的 話 (ㄍㄋㄇ


不過什麼時候填完就不知道了欸嘿(・∀<)+ 


你們也知道人生總是充滿意外嘛親 (你怎麼不去屎#




這次就是妥妥的弟兄了
是弟兄 弟兄 弟兄!!!Hiro x Tadashi!!懂?


很重要我講三次了喔!!!要是再踩到雷我也...說真的去看個眼科好嗎親( ˘•ω•˘ )








你確定要看下去?




確定齁?




不後悔?




=====(好吧我阻止過你了,正文開始)====================




  陽光從濃密的樹冠間穿過,留下一片斑駁的光影,初夏的微風吹過樹梢,讓樹葉沙沙作響。Hiro無聲地踩過柔軟的草地,他將重心放低,敏捷而迅速地移動,脖子上鮮紅色的圍巾隨著動作飄動,在空氣中留下紅色的殘影。


  20歲的Hiro不再是村民口中那個小紅帽了,他將過小的兜帽斗篷重製成長長的圍巾以便能繼續穿戴,不知道為什麼,Hiro就是需要它才能安心,明明就只是塊普通的布。




  在森林中穿梭找尋了一個下午,Hiro找了個倒下的樹木當作椅子,抽出腰間的匕首仔細的擦拭,銀白色的刀身映出Hiro臉龐,他看起來專注而警戒;銳利的刀鋒則閃著陣陣寒芒。


  「再過去一點就是"深處"了……在裡面嗎?」Hiro一手托著腮,瞇起眼睛看向不遠處因為更濃密的樹木而顯得有些陰暗的小徑。


  他是村裡最厲害的獵人,村子裡沒有人的技術和格鬥技巧比得上他,即使如此Hiro仍有些猶豫。森林的深處一直是村民口中的禁地,傳說中令人厭惡的魔族、女巫等等邪惡的生物就在裡面遊蕩,詛咒闖入的人類。


  Hiro曾經問過為何不直接派人進去消滅那些邪惡生物以除後患?村長卻如同見鬼一樣地瞪著他怒罵道「開什麼玩笑!誰會想進去送死?歷代以來祖先們都警告過我們別進入"深處",魔族會蠱惑人心,女巫會帶來災厄,更不用說裡面可能還有更邪惡的生物!!!」


  「可是你們怎麼知道這是不是真的!?你們根本沒去——」Hiro忍不住反駁,但他話還沒說完村長就惡狠狠地大吼「閉嘴!小鬼!先人的禁令是不能違背的,你跟你那阿姨最好安分點,不然就把你們逐出村子!!」


  想到自己那些村民Hiro就忍不住扁嘴——一群貪生怕死、唯利是圖的傢伙。在他無意間聽到有人前些日子似乎在森林看到魔族出沒,他就再也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了,他得去"深處"看看!!他的直覺告訴他他能在裡面找到自己需要的東西(而他的直覺通常是對的!)。


  吃下最後一口Aunt Cass做給他的麵包,Hiro拍拍褲子,深吸了口氣,走進那條陰暗的小徑。

頭頂上全被濃密的枝葉給覆蓋,陽光只剩下點點的光斑在地上閃爍,原本還很溫暖的空氣也變得有些微涼。去年秋冬堆積的落葉加上上個月連日的小雨,每走一步就會踩進落葉泥濘中,讓Hiro有些艱難地走著。


  四周都是高聳的山毛櫸,進入"深處"小徑一到森林裡就沒了,天空被翠綠的樹冠遮住無法依靠太陽辨識方向(反正他也不知道接下來要往哪走),Hiro只能邊走邊用匕首在樹幹上做記號。


  「Damn it!該不會真的有詛咒吧?」在第七次繞回有標記的大樹後,Hiro終於忍不住大罵,他一屁股坐在地上煩躁地耙了耙頭髮。早知道就把Baymax帶來了…… 他家貼心好用的大白狗,至少這時候還有人(狗?)陪他。


  雖然心靈上受到打擊,Hiro還是站起身,隨手撿了顆松果旋轉它來選擇方向(反正哪個方向都一樣,乾脆讓上帝選吧~)。確定好方向之後,Hiro抬著沉重的步伐前進了。


  走了不久之後Hiro隱約聞道一股香甜的氣味,前方不遠的樹叢似乎有些騷動。他放輕腳步繞過去查探,而眼前的景象讓他驚呆了!


  一個約莫20出頭的青年手上掛著餐籃,裡頭裝滿了飽滿的漿果和一罐蜂蜜,如果不是頭上毛茸茸的尖耳朵和屁股那條蓬鬆的棕尾巴,青年看起來就像普通的人類(還是長的不錯的那種)。天啊!這就是魔族嗎?


  “啪——”


  因為吃驚而沒注意到腳下,Hiro踩斷樹枝發出聲響。魔族的耳朵瞬間豎了起來,倏地轉過頭剛好對上Hiro的視線。魔族看起來跟自己一樣震驚,兩人就這麼傻愣愣地看著對方,直到Hiro聽到對方用溫醇好聽的聲音說出自己的名字——等等自己的名字!?


  「Hiro…!?」


  話一出口,Tadashi如同大夢出醒般地回過神,他倒抽一口氣,抱著餐籃拔腿就跑。Hiro見狀下意識地追了過去,青年的速度飛快,但Hiro也不是省油的燈,他開始加速,兩人之間的距離也隨之縮短。


  「該死的!停下來!!」看見對方察覺自己的逼近也開始提升速度時,Hiro想都沒一個飛身撲了過去,沒注意到他們跑出了森林,後邊剛好是個邊坡,Hiro本能地緊緊抱住身下的魔族,兩人就這麼滾了下去。


  「嘶——好痛......」


  Tadashi睜開眼發現自己被抱在懷中,耳邊傳來的呼痛聲讓他顧不得自己的狀況,緊張地捧著Hiro的臉查探。還沒從翻滾的衝擊力中恢復,Hiro晃了晃有些暈眩的腦袋,視線一時沒辦法對焦。「天啊!有沒有哪裡受傷?聽的到我說話嗎Hiro!?」身下的青年沒什麼反應的樣子,讓Tadashi更擔心了,忍不住又湊近了一點。


  再度從魔族口中聽到自己的名字,Hiro立刻警戒了起來,抓住臉旁的手腕一個使勁,翻身跨坐在魔族身上,瞇起眼睛語帶威脅地問道「你是誰?為什麼知道我的名字?」。


  不過一個眨眼,Tadashi就發現兩人的位置調換,自己被壓在草地上,脖子上的刀刃讓他不敢輕舉妄動,銳利的刀鋒貼著頸動脈,金屬的寒意透過薄薄的皮膚滲入體內。Tadashi從來沒想過再度見到Hiro會是在這種情況下,這樣的Hiro讓他感到陌生——已經過了這麼多年了嗎......


  「說話啊!」見身下的人似乎有些分神,Hiro莫名地感到煩躁,壓制著對方的手不自覺的用上力氣。


  手腕被掐得生疼,Tadashi忍著不哼出聲,半垂著眼,他斟酌地開口「我......我只是森林裡的住民而已,我沒有想要對你或你的村莊做些什麼,你——」,一抬眼他就對上Hiro的視線,和記憶中一模一樣的椹果色眸子,純粹而透徹——原來,沒有變啊......。


  停頓了一下,Tadashi又接著說了下去,他沒有注意到的是......自己此刻的表情有多麼的溫柔。


  「你不應該來這裡的,放開我然後回村子去吧......」Hiro看著年輕魔族的臉,他直覺眼前的人說的話是真的,不過又不甘心就這麼放手。「不!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Hiro焦急地喊道。


  「這次的相遇只是個意外……」Tadashi眨眨眼,語氣中有著幾乎難以察覺的哀傷「我、我不認識你,只是聽意外闖入的村民說過。人類不應該和魔族如此靠近……回去吧!」


  Hiro從來沒在誰的臉上看過如此複雜的表情,驚訝、懷念、哀傷和各種說不出來的情緒全部融合在那抹溫暖的巧克力色中。他沒辦法移開視線,這對眼睛讓他覺得異常的熟悉,就好像他看過無數次、幾乎要烙印在記憶中的……為什麼想不起來!?


  忽然,就像有人從層層的迷霧中撕開一道裂縫,Hiro眼前閃過無數的片段,速度快得他無法捕捉。凝視著那雙溫柔的眼睛,Hiro無意識地開口喚道「Tadashi……」


  Tadashi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嘴裡不斷地唸著「這不可能!」。Hiro也嚇到了,但一看到Tadashi的反應他就知道他絕對隱瞞了什麼,去他的不認識!!


  「該死的告訴我真相!!」Hiro抓住Tadashi的雙手按在草地上,銀白色的匕首不知道什麼時候掉落在一旁,當他開口準備說話時,毫無預警的劇痛從腦中爆發。身體慣性地向前倒去,在失去意識的前一秒,Hiro看到的是Tadashi那雙溢滿擔憂的巧克力色眸子。

评论
热度(31)
  1. 世界最佳基友毫無反應就只是顆橘子 转载了此文字
© 世界最佳基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