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佳基友

[BH6/弟兄]小紅帽PARO_02

毫無反應就只是顆橘子:

嗚嗚嗚更新踢一腳~~~


這邊先感謝上一篇幫我按讚的捧油們(ノД`)


Hiro不Hiro,哥哥不哥哥,我都不知道我在寫三小了_(´ཀ`」 ∠)_(切腹


然後故事才剛開始Hiro就昏了兩次這真是( ˘•ω•˘ )(我是真愛啊相信我(ㄍ


下一集大概就是歡喜(?)的回憶錄了如果有下一集的話




所以今天就是個無聊的過度段(・`ェ´・)//


不過話說回來好像從頭到尾都沒有趣過......(躺




01傳送門>>http://orange49.lofter.com/post/1cacf143_5f57b87




下收正文。




=======(正文開始)===============================




  淡淡的藥草香竄入鼻腔,眼皮顫動了下,Hiro睜開眼。劇痛的後遺症還沒完全好,腦袋有些昏昏沉的,視線有點模糊,但仍看得出是在一間屋子裡,全木造的小屋看起來乾淨舒適,頭頂上的橫樑垂掛著一串串曬乾的植物。



  「唔.....」掙扎著起身,晃了晃腦袋甩掉一些暈眩感,Hiro試圖搞清楚現在的狀況時,手中突然被塞進一個溫熱的茶杯,Hiro一轉頭就對上魔族青年的視線,對方淡淡地笑著,眼中是顯而易見的關心「別緊張,這個應該會讓你感覺好一點。」



  薄荷加上一點點的橙香讓緊繃的神經緩和了許多,Hiro輕啜著花茶,溫潤的口感讓他覺得有莫名的熟悉感,應該說這裡的一切都讓他有詭異的熟悉感,但他一點印象都沒有!一旦他試著去挖掘腦中的記憶,頭就開始隱隱作痛。



  早在喝下茶後他就已經放下了戒心,而且這個地方給他的親切感實在很難讓他對青年有什麼警戒,Hiro邊喝著茶邊用眼角餘光打量身旁的人。青年靜靜地望著他,頭上的耳朵偶爾會輕輕抖動,Hiro很難形容那個眼神,就像透過他看著某個遙遠的過去。



  沉默在兩人之間蔓延,Tadashi…...這個字眼在舌尖翻動,昏厥前的畫面碎片他一個都沒有抓住,唯獨這個名字,就這麼留在腦海中,Hiro在心裡默念著,自然得就如同已經喚過無數次。聰明如他,Hiro靜下心來思考後就發現,他的記憶裡有一大段的空白,那是非常遙遠的童年記憶,遙遠到根本不會意識到它的存在,直到現在——它空白的不正常!



  「Tadashi!」原本似乎沉浸在某種回憶中的青年倏地一震,看到Tadashi那彷彿被驚醒的樣子,Hiro就知道他絕對是自己缺失記憶的關鍵......或是主因。



  「H、Hiro......」Tadashi沒想過會再次從口中聽到這個名字,他原先以為這只是因為意外的偶遇才導致魔法產生了不穩定的狀況,不過眼下這種情況讓Tadashi感到有些手足無措,這個發展完全在他意料之外,他不禁開始擔心魔法是不是開始出現問題,但另一方面又因為Hiro想起自己的名字而感到高興。



  「你是不是對我的記憶做了些什麼!?」Hiro攥住Tadashi的手腕問道。「我......」看到Tadashi錯愕然後明顯變得猶豫的表情,Hiro就知道自己賓果了,不等人回答他繼續說道「別跟我說你沒有,我們都知道那是騙人的!」臉上一副"得了吧,別把我當小孩子"的表情。



  Hiro的表情勾起了Tadashi一直埋在心底的回憶,這讓他動搖了,況且Hiro現在也不是能讓他輕易呼弄過去的年紀了,深深嘆了口氣,Tadashi還是開口了「沒錯,是我做的。但我不覺得恢復它是個好主意!」



  Tadashi那副"我是為你好"的表情,讓Hiro忍不住冒出一把火,齜牙咧嘴地問道「為什麼?」



  猶豫了好半晌,Tadashi才斟酌地說道「這只是一些不太重要的童年回憶,我不認為你想起來會對你的生活有幫助......」停頓了下,又露出那個複雜的表情「事實上,你應該把今天的事忘了然後回村子裡去。」



  Hiro不知道為什麼Tadashi會露出如此糾結的神情,但他可沒漏看Tadashi眼中一閃而過的不捨和懷念,「重不重要不是應該由我來決定嗎?」Hiro皺著眉高聲說道,帶著不容置疑的氣勢「我不知道你在擔心什麼,這是我的記憶,不管多麼微小的片段,少了它我就不是完整的Hiro Hamada了!!」



  Hiro的話讓Tadashi震驚地張大眼睛,他的確沒有和Hiro討論過就擅自這麼做了,這讓他不禁產生了一點點的罪惡感,可是他實在拿不定主意到底要不要幫助Hiro解開魔法,這太危險了,他不能冒著任何讓Hiro受傷的危險。



  「I'll gonna be fine , so......please~ Tadashi!」Tadashi怔怔地看著Hiro榛果色的眼睛,拒絕的話語卡在喉頭,皺著眉掙扎了許久,最後還是點了點頭。看著Hiro一瞬間亮起來的神情,Tadashi露出一抹自嘲的微笑——或許真的孤單太久了......他真的很想念那個他一直埋藏在記憶深處最重要的弟弟。


  「所以說喝下這個就行了嗎?」Hiro皺著臉看著手中的杯子,黏呼呼的墨綠色液體散發著微妙的味道,讓他忍不住做了個鬼臉。


  看到Hiro的表情Tadashi忍不住失笑,旋即又板起臉嚴肅地說道「基本上是的。不過這過程可能不是那麼舒服......」而且有危險,Tadashi默默地在心裡補上這一句。


  眼下Hiro已經執意要這麼做了,Tadashi實在無法阻止他,畢竟他從來沒有真的拒絕過Hiro的任何要求,除了那次......


  「You really don't have to do this......」但出於本能的關心,Tadashi還是忍不住唸了。


  Hiro轉過頭給了Tadashi一個"噢~夠了吧!"的眼神(內心順便翻了個白眼),舉起杯子仰起頭一口氣把藥劑喝光。真他媽的難喝......Hiro在心底腹誹,口中還殘留著藥劑那股黏呼感。咂咂嘴,他挑起眉抬頭對著錯愕的大野狼露出得意的笑容。



  「你!!!」Tadashi突然覺得自己多年來的修養強烈受到挑戰,他很努力不讓自己往那可惡的笑臉上打一拳。「真不敢相信我竟然會答應你,what the hell am I thinking……」扶額深吸了一口氣Tadashi狠狠瞪了Hiro一眼,把他壓回床上「Alright, knucklehead!現在乖乖躺好,要開始了。」



  Hiro偷偷瞄著Tadashi,青年的耳朵微微伏貼著頭頂,他閉著眼睛,神情莊重而肅穆。不同於他以為的那種陰森古怪的咒語,古老的旋律從Tadashi口中流出,不像Hiro所知道的任何語言,那些奇妙的音節形成了一種和諧的節奏,讓它聽起來像是在詠唱。



  不到片刻,Hiro開始覺得腦袋深處開始脹痛,隨著撕裂感越來越強烈,疼痛開始變得難以忍受,他下意識地抓住Tadashi覆在自己額頭上的手,掌心傳來的溫度透過皮膚稍稍減緩了那股劇痛。Hiro覺得自己陷入了一個巨大的漩渦,耳邊的歌聲就像個船錨把他往深處拽。


  最後,大量記憶的片段像火花般爆炸飛舞。




                             TBC(?)

评论
热度(27)
  1. 世界最佳基友毫無反應就只是顆橘子 转载了此文字
© 世界最佳基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