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佳基友

《山的另一边》瑟索 日常 割大腿 1&2

Aisling灰:

自己乐。


本来想用《over the mountain》做名字来着,但是英文起名不是我的风格orz


瑟索少得可怜,我也忘了是怎么入的坑了,总之是我在霍比特人里唯一的本命,我说真的。


反正就是那么回事的日常呗,他们值得一段平静的时光。


不一定什么时候就完结了。如果有H的话我会有预警的。


每一节都不长。


山的那边才不是蓝精灵╮(╯▽╰)╭


                                      


山的另一边、1


 


瑟兰迪尔把他华丽的长袍留在了寝宫的衣橱里,换上了很久没有穿过的轻便衣服,这让他比起国王来更像一个王子或者就是一位普通的精灵,他从武器库里翻出自己很久没用过的弓——还好它没烂成一条废木头,还有样式更简洁的佩刀。他环顾了自己华丽奢侈的卧室,发现没有什么是必须带走的。


 


瑟兰迪尔牵着自己的大角鹿准备从侧门走出自己的宫殿的时候,对在门口等候的加里安说,“我会回来的,可能是一个月之后,也可能是五十年之后,但是我会回来的。”


在加里安眼里,他们的国王正在用和平时一样的高傲且漫不经心的语气说着一件非常严重的事,这让他很头痛。


瑟兰迪尔并不担心自己王国,他在与不在他的国家运行是没什么两样的——作为国王的能力就在于此,况且对于精灵来说,他离开的日子,也就是那么一瞬间而已。


 


加里安只能看着瑟兰迪尔牵着脖子上扎了一圈绷带的大角鹿消失在密林深处。塔瑞尔走过去拍了拍加里安的肩膀,“放心吧,国王他走不远的。”


“但是陛下的态度很坚决啊。”加里安担忧地望着瑟兰迪尔离去的方向。


“相信我。”塔瑞尔朝着加里安眨了眨眼睛。


“你知道吗,塔瑞尔”加里安担忧的眼神转到了塔瑞尔脸上,“你现在做什么表情都像哭。”


然后塔瑞尔踹了加里安一脚。


 


瑟兰迪尔感觉自己走了很久,他拨开从树枝上垂下的藤蔓,向着林子更深处走去,他的鹿侧着脑袋努力不让自己的角和树枝藤蔓缠绕在一起,艰难的跟在瑟兰迪尔身后,时不时发出不满的低鸣声。


瑟兰迪尔伸手拍拍它的额头,轻声说,“我们到了。”他拉开隐藏在树影间的一道木门,走了进去。


 


大角鹿站在门口纠结了一会儿,用后腿支撑着站了起来,依稀能看见1000米外密林王国的宫殿。


 


看着过窄的门,鹿感觉自己好心塞。


 


山的另一边、2


瑟兰迪尔已经在行宫里无聊地坐了两天了,但并不是独自一人。


他转头看着在床上睡着的索林,孤山之王的表情相当的柔和,自五军之战后,索林已经这样睡了有一个月之久了。


瑟兰迪尔倒是不担心索林能不能醒过来,既然埃尔隆德保证了已经追回了索林的灵魂,那就一定没问题。但是时间未免太长了一点……一起便当的另外两个小矮人早就能到处闯祸,让治疗他们的埃尔隆德头痛不已了。


瑟兰迪尔撇撇嘴,密林之王很少看见索林有这么柔和的表情。索林·橡木盾在瑟兰迪尔的印象里从来就不是什么安静的家伙。他幼年时期要比莱戈拉斯小时候更淘气,密林之王有幸见识过。而孤山失守之后,他们之间不为人知的几次交流基本靠吼,还有粗暴的肢体语言。


他还从来没这么近距离地看过这么安静的孤山之王。


瑟兰迪尔慢慢凑近了索林,手指缠绕上蓬松的黑发,他缓缓俯下身,吻住了索林,牙齿轻轻撕咬薄唇,舌尖沿着唇缝舔弄。当瑟兰迪尔结束这个漫长却并不深入的吻的时候,索林·橡木盾紧闭的眼睛和温和的表情依旧。瑟兰迪尔意外的失望,转过身去望着墙上的装饰画发呆。突然,密林之王把脸狠狠埋在手掌里,“我刚才在想什么啊啊啊。”


 


不过是以为吻一下就能醒,我们都懂的。站在窗外不小心目睹全程的大角鹿表示非常理解。


 


瑟兰迪尔回过头越看索林越觉得不爽,于是他抬脚把孤山之王从床上踢下去了,然后得意的笑了笑,又不得不绕过床去再把索林拉上来。瑟兰迪尔打横抱起索林,感觉像抱着一个孩子,瑟兰迪尔伸长手把索林的脑袋按在自己胸口,能感到矮人轻微的鼻息打透瑟兰迪尔的衣料叹在胸口上。


到底什么时候能醒啊……瑟兰迪尔抱着索林,看向窗外被树叶切割破碎的阳光,长长地叹了气。


 


瑟兰迪尔抱着索林躺在床上,静静地听着屋外风吹过树叶的的沙沙声,孤山之王的头压得瑟兰迪尔的手臂快要没有知觉了,而索林还是一副做了什么温馨的梦一样的表情。


一个月了,从未变过。


 


会不会永远就样了?


 


这想法让瑟兰迪尔有一种不知由来的气愤,于是他又把索林踢下床去了。孤山之王的脑袋“咣当”一声砸在地上,让瑟兰迪尔有点心疼,只能安慰自己:索林现在应该什么也感觉不到,心情稍微舒畅一点了的密林之王毫无形象的在床上伸了个懒腰。


 


突然一只手搭在了床边上,索林揉着脑袋用矮人语低声咒骂着,撑着床站了起来,他看到在床上坐着的神情复杂的瑟兰迪尔,愣了一下,还没等说话,密林之王就从床上跳下来不由分说死死抱住了他。


高大的精灵王只有跪着才能抱住矮人王,但他毫不在乎,他把头埋在索林的颈窝里,脸颊来回轻蹭着索林长满硬胡须的下巴,手指淹没在索林浓密的黑发里。他吸嗅着索林的味道,盈满鼻腔的是类似雨后泥土的气息。


索林被他紧拥到感觉痛,却任由瑟兰迪尔抱着他,索林抬手搂住瑟兰迪尔的脖子,像是答应着什么一样,说了一声:“嗯。”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33)
  1. 世界最佳基友灰JING灰 转载了此文字
© 世界最佳基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