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佳基友

《山的另一边》瑟索 日常 3

Aisling灰:

1&2 : http://ashdawn.lofter.com/post/2a7847_5a47ebb


写超了……我本来想写短段子来着……为啥磨叽这个毛病改不了……


也就那么回事的日常,也就那么回事的甜。


我想写点不健康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捂脸哭)


自给自足。


山的另一边、3


 


生活应该是什么样的呢?作为一位不需要担忧发际线和后花园火情的精灵统领,瑟兰迪尔从来没思考过这个问题,他只要走进他的寝宫,就能得到他想要的,无论是干净的衣物,还是舒适的座椅,或者是他儿子一天的行程。


但是眼下,对于精灵王来说,有一个大问题……问题的来源是山下之王……


索林苦恼的环视了一圈房间。


行宫不大,只有一个卧室,一张床。


这个卧室真的很大,床也很大。


但是……还是只有一张床。


 


“瑟兰迪尔!我说了!我宁愿去睡地板还不行吗!”索林仰起头朝着瑟兰迪尔吼道。


瑟兰迪尔看着索林,不打算告诉他实情——精灵睡觉是不用床,于是瑟兰迪尔眼神飘向窗外夜晚漆黑的密林,“虽然枕头有两个,但是只有一床被子。”


索林拽着自己蓬松的黑发继续仰头朝着精灵王大吼:“我不盖了还不行吗!”


瑟兰迪尔看似漫不经心的把眼神调回到他现在的室友面前,挑一挑眉毛,“不行,”瑟兰迪尔果断的回绝了索林,“我的行宫不允许有人睡在地板上,”他停顿了一下,略显嫌弃的又补了一句,“还不盖被子。”


索林抬头恨恨地看向瑟兰迪尔,但是瑟兰迪尔依旧漫不经心的表情让索林感觉的对抗一下子失去了意义。


精灵王弯下腰和索林平视,“我们又不是第一次躺在一张床上,”瑟兰迪尔凑近索林,逼的孤山之王不得不向后退了一小步,“没必要这么……抵制我。”他似笑非笑的歪头看着索林。


他们就这样对峙着,离得越来越近,甚至鼻尖都要撞在一起。


就在鼻尖真的快要撞在一起的时候,精灵王站直了,揉了揉腰。


要知道对瑟兰迪尔来说,想和索林平视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像上次那样冒失地跪着,瑟兰迪尔发誓那绝对是最后一次——或许。


 


深夜,索林陷在柔软的床垫里,自从埃尔伯尔失守以后,索林就再也没在这么舒服的床上躺过,温暖干净,有和它的所有者一样的淡淡的兰花香,他应该很快陷入沉睡里才是——要比上一次“沉睡”美好得多的那种。


 


但是索林失眠了,他瞪大着眼睛盯着天花板,在心里数着山羊,数着数着就变成了丹恩的猪,一只又一只地在跳过菜园的栅栏,又变成了甘道夫骑得那匹棕马跑啊跑然后变成一个一掠而过的模糊影子,影子停了下来,逐渐清晰,大角鹿带着高傲又目中无人的表情站在了索林眼前,而穿着精致盔甲的瑟兰迪尔从大角鹿的身后走出来,他的脸上溅上了兽人黑色的血,眼神愤怒但又被悲伤覆盖到迷离,瑟兰迪尔转过身来,颤抖着嘴唇轻声唤道:Thorin……


 


索林吓得更加清醒了。


 


矮人叹了口气依旧盯着天花板,“你睁着眼睛干嘛?”索林没回头,问道。


瑟兰迪尔似乎是不满的蜷了一下腿,然后默默把话吞了回去。


他听到索林低声笑了起来。


 


又过了一会,索林有点受不住瑟兰迪尔那边放射过来的炽热视线了,他在床上尴尬的动了动胳膊。“你就不能转过去么?或者……或者平躺着也行。”


瑟兰迪尔的长腿在被子里伸直又蜷起来,扯动的被子蹭到了索林的大腿,一阵酥麻从索林后腰窜到脑门,索林感觉自己的胡子和汗毛都要立起来了。


“我的床,我爱怎么躺是我的自由。”瑟兰迪尔说着又朝索林那边挪了挪。


“你就不能考虑一下别人,该死的精灵。”


“多事的矮人。”


瑟兰迪尔毫不示弱的回击之后,他发现索林不做声了,瑟兰迪尔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索林,但是遗憾的是,他在浅淡的月光中竟看不到更多的画面。


 


索林也在看着瑟兰迪尔。他微微地侧着头不想被身边的精灵发现。


让他没想到的是,瑟兰迪尔曾经为了震慑他而展示出的左脸上的龙伤,现在正赫然的暴露在空气之中,而且那伤痕远比之前索林看到的要恐怖,精灵王睁大的左眼中并没有和右眼一样青蓝色的瞳仁,只有一片带了裂纹的瓷白,瑟兰迪尔搭在枕旁的左手臂上也布满了像是爬满了扭曲的藤蔓,左侧脖颈上也能隐约看到如同被铁线莲枝条缠绕一般的伤疤。


 


索林翻了个身,面对着瑟兰迪尔,他伸出手,虚覆在脸颊的伤疤上,“左眼……”


“看不见了,”瑟兰迪尔的声音听起来毫不在乎,“过去很长时间了。”瑟兰迪尔又补了一句。


索林没搭话,他缓缓的把手收回来,却被瑟兰迪尔一把抓住,轻轻的将手掌按在自己的脸上。索林的手很温暖,覆在这伤疤上,让瑟兰迪尔感觉像是又一次被龙焰包围。


“你干什么!”索林全身都僵硬了,他不敢贸然抽出手,但他心里完全都不承认是怕弄疼精灵。


“现在我们又有一个共同点了……”瑟兰迪尔低声说,“你我都已知晓龙焰的热量。”


索林不满地在床上挪了挪,“这算什么共同点”。


 


两个人静静地维持着这个暧昧的姿势躺在床上,索林眼前的世界开始模糊,看不清了瑟兰迪尔的龙伤,精灵的面容也在模糊。


林子里好像有夜莺时不时的哼出一段不认真的歌,时不时有风吹响这些巨树的叶子哗哗啦啦,静谧温和,也很美好。


索林感觉意识正在沉入身体,过去的事情在脑海中渐渐远去,熟悉但更加温暖的黑暗包围了他……


 


索林猛地打了个冷战,他忽然想起一件事。


 


“瑟兰迪尔,你这个伤……我以前是不是看见过?”索林压低声音,语气僵硬地问道,瑟兰迪尔都能想象出矮人王那面色铁青的脸。


瑟兰迪尔感觉有点好笑,“在你前往孤山的时候,是的,我让你看过。”


“不,不是说那次……”为了掩饰尴尬,索林地向床边挪了挪,以远离瑟兰迪尔。“更、更早……”


瑟兰迪尔皱着眉头盯着索林。精灵王忽然之间也想起来了,他语气里掩盖不住笑意对索林说:“过来。”


矮人王没出声,也没动作,于是瑟兰迪尔干脆伸长手臂把索林拉到自己身边搂住,手指没入矮人散在背后的黑发之中。


“我用精灵的魔法掩盖它,但是……”


“但是?”索林有种不好的预感。


瑟兰迪尔把索林拉的更近了一点,放轻了声音,悄悄在索林面前说:“如果不注意维持,魔法就会暂时消退,例如体力透支、昏迷、还有……”瑟兰迪尔表情微妙地盯着索林。


索林的身体更僵硬了。


“……不过最后一种情况下,你也没闲暇仔细看。”瑟兰迪尔以为索林一定得抬起小短腿踢自己,却发现山下之王双手拽着头发把自己缩成一团,用矮人语低声说了一大段话,瑟兰迪尔不用猜都能知道矮人骂他些什么。


瑟兰迪尔抬头看看窗外散落在树叶上的月光,搂紧了索林。


 


 


生活是什么样的呢?作为中土唯一的精灵国王,瑟兰迪尔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他只要坐在他的王座上,眉毛一挑,想要的东西就都摆到眼前了,无论是美酒,还是食物,或者是他儿子一天的行踪。


但是现在,瑟兰迪尔坐在房间的餐椅上,看着索林不满的瞪着他。


“从我醒来有六天了,只有蔬菜和水果……”索林表情痛苦的扔下了手中啃了一半的苹果在盘子里。


“嗯,是的。”瑟兰迪尔扬起头靠在椅背上,看起来好像还坐在他那充满野性色彩的王座上。


“……”索林盯着瑟兰迪尔沉默了一会,压低声音问,“没有面包之类的么。”


瑟兰迪尔微微一歪头,一副无所谓的表情,“没带。”


索林深深吸了一口气,又压低一点声音,“那连干粮也没有?”


瑟兰迪尔微笑着点点头,“是的。”


索林想掀桌,但是他忍住了,他以为瑟兰迪尔在耍他,要知道,密林的精灵王心里可是揣着不少坏主意。索林像是哄着多年之前还年幼的菲力和奇力那样,用无奈到极点的语气说:“别开玩笑了……”


瑟兰迪尔显然对这种语气很是受用,因为孤山之王苦恼的样子实在是出乎意料的令他心情大好,但是瑟兰迪尔坚持认为自己是个诚实的精,所以他带着一丝愉悦看向索林:“我说的都是真的。”


索林·橡木盾连掀桌的力气都没有了——饿的。


索林看着瑟兰迪尔纤长的手指捏起银质叉子叉起盘子里的一片莴苣,像是叉起起一条珍珠项链之类的,放进嘴里。索林就盯着瑟兰迪尔,直到他吃完了一盘莴苣。


然后索林有气无力的伏在桌子上诅咒面前这只精永远吃不到面包。


 


其实瑟兰迪尔也不需要面包,他自己有兰巴斯饼,是他刚刚在行李中意外找到的。但精灵王不打算和矮人王共享这意外得来的干粮,因为逼急了索林会亲自下厨的。密林之王当然知道索林会做饭——做得还不错——没有什么是能瞒得住伟大的精灵王的。


 


最后晚餐的时候索林没亲自下厨,瑟兰迪尔倒是亲自下厨了。


水果派——原料是找加里安送过来的,只是瑟兰迪尔有些疑惑加里安那一脸恨铁不成钢是怎么回事。“又没让他走多远。”精灵王很疑惑。


索林惊讶于瑟兰迪尔居然会做这么家常的食物,而且味道还不错。


听见索林的赞赏,瑟兰迪尔带着不变的一脸高傲用刀切了一小块派,放进嘴里。当然,没被矮人发现精灵的眉毛愉悦地挑高了一度


“你怎么会做这个?”索林盯着面前吃干净的盘子和碗,两个人都没有想要收拾残局的意思。


“在莱戈拉斯还小的时候,”瑟兰迪尔随意的把手臂在餐桌上,指尖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带他去人类领地闲逛的时候,发现他喜欢这个,就随便学了些。”


索林鄙视的看向瑟兰迪尔,“随便学了些的意思是把厨师绑到你的宫殿里里,然后威胁那个可怜的人类把知道的所有做法全都写下来?”


瑟兰迪尔耸耸肩,一脸无所谓地说,“威胁之后我给了钱的。”


====


瑟爹烤派这个梗是从灵指神探来的,里面佩佩演男主角,呆萌呆萌暖心好男人!情节还可以吧,出乎我意料的紧张的地方很多……强力推荐真的挺好看的!搞笑探案型的。

评论
热度(33)
  1. 世界最佳基友灰JING灰 转载了此文字
© 世界最佳基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