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佳基友

[ 未授权翻译] Table 5 / 5号桌 Chapter 3.2

我是一只小钙片:


NC17 作者* infandomswetrust




Summary: Restaurant AU #SLOW BUILD



 


*




尽管已完成了一个预约,Hannibal 晚上还是来了。那时天色已晚,只有Will 还在那里。他试着说服自己他必须得待久一些,是因为他想提前做些事儿,才不是因为他一直在等Hannibal ,希望他能来,不管有多晚。Will 站在边板旁,茫然地叠着桌布。此时已经过了午夜 ,只有那些偶尔经过的引擎声,在菲利普餐厅里,低沉着,颤抖地共鸣着。收音机里传来微弱温柔的音乐,流淌在空气里,那是首经典的曲子,Will 通常不会听这个,但此刻他已经深深迷失在了自己的思绪里,无心理会。






“Wooers of favor, Strauss II *。” Hannibal 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过来。




Will 有些被吓到了,但依旧盯着面前的桌布。




“我想我不应该对你是个华尔兹爱好者而感到惊讶。想来也是。” 他回答道,听见Hannibal 从后面走近了他。




“一曲华尔兹包含了一个人一生所发现的许多方面。” Hannibal 沉思地说,“有些人甚至可能会将餐厅侍应比作舞蹈。” 他补充道,Will 忍不住露出一个笑容,因为几个星期前他就是这么想的。


 
“那这就是在暗示,客人和服务生之间,有一个是领舞的。” Will 说着,放下了桌布,面向Hannibal,“但是这里没有领舞的。这只是种互换。划等号的。” 




“在所涉及的各方之间,互换未必意味着平等。” Hannibal 说道,停顿了一下,侧耳聆听了一会儿音乐,“比如,我很肯定你的许多客人的智力,就比不上你的。




“你是在说你觉得我大材小用了吗? ” Will 挖苦地说道。


“不是吗? ”   Hannibal 回答。Will 沉默了,把注意力又转向了那些桌布。


“Jack Crawford 似乎认为你有能力抓住切萨皮克开膛手。” Hannibal 评价道,小心地试探着他们一直为之周旋舞蹈的东西。


“还有 the Singe Strangler (焚烧扼杀者)”


Hannibal 眉头紧锁。


 


“Michael Wiss 已经入狱了。” Hannibal 反驳道,已经料到了Will 的回答。


“是的,在他几乎把我捅死之后。或许比起隐喻的舞蹈,我更不擅长现实生活中真正的跳舞。” Will 冷冷地说。他伸出手,又想擦过自己的伤疤,但是这一次,他遏止了自己,中途又把手放了下来。


 餐厅里一时静得只有那微弱的音乐声。突然,Hannibal 伸手揽过Will 的腰,将他从边板旁拉走。Will 想要后退,但是Hannibal 的手臂稳稳地环绕在他的腰屏,他的另一只手伸向Will 的,将它稍稍举起,略低于他们肩膀的高度。Hannibal 指示着Will 将他的另一手放在何处,Will 服从了。


大多是为了那个“对等”吧。




 不一会儿他们便在餐厅暗淡的灯光下徘徊着,Hannibal 领着舞,温和而又自信。不,Will 也并不惊讶这位医生是如此好的一位舞者。但始终还是令他惊讶的是,随着Hannibal 的指示和领导,突然间似乎镜像他的步伐和他跳舞也变得简单起来。




 然而始终,Will 的目光都徘徊在他们的脚上,不仅仅是为了踏出正确的舞步,主要还是因为Hannibal 此刻离他近的要命,现在他最不需要的东西就是那双让人解除武装的眼睛。


 


 他们优雅地回旋着,流连在餐桌之间。Will  开始感到自己的意识摇摇欲坠。




 周围的环境变得模糊起来,直到这里只剩下他们两个,在一颗空荡荡的行星上。一曲作罢,他们停了下来,餐厅里一片寂静。Hannibal 依然紧紧地搂得Will ,但是他放下了他的手,转而扬起了Will 的下巴,强迫年轻人对上他的目光。他们就这样紧张地站了一会儿,Hannibal 的手臂搂着Will 的腰屏,Will 的手搭在Hannibal 的肩上,Hannibal 的三根手指温柔地将Will 的下颚撩起。他们的脸靠得很近,他们的眼神锁定了彼此,融化在了一起。他们盯着对方,试着看清彼此藏在眼眸深处的东西,凝视着彼此的深渊,潜入对方隐秘的黑暗深处。






Will 的心跳得飞快。他们近得足够让他感受到Hannibal 在他上唇的呼气。在这样近得距离下,这位医生的眸子似乎比起Will 之前注意到的更红了。那双眼睛的颜色不同与他以前见过的任何一种,但是如果一定要他去语言描述,他或许会说,是铜的色彩。闪亮的,光滑的铜,镀着黑橄榄汁。


 


 他不知道那一刻到底持续了多久,但是他知道那一刻结束地太快,当Hannibal 突然后退了一步,坐在了5号桌旁,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的时候。Will 意识到自己一直都忘了呼吸,接着便开始努力防止自己喘气。一等到他的呼吸有几分平稳下来之后,Will 取来一瓶酒,坐到了Hannibal 身边。






“为了抓住那个开膛手,Jack 宁愿失去你,即使只是在他的潜意识里。你愿意失去你自己吗,Will ?” Hannibal 问道, 又捡起了他们之前的谈话,似乎那支舞根本没发生过一样。


 


“我现在都不确定我是不是没有失去。” Will 承认道,被刚刚发生的所有事分心地太多,已经无法继续保持自己那副不情不愿的武装,“我只是个该死的服务生。” 他不削一顾地点明了。


 
Hannibal 温和地笑着,抿了一口红酒。屋外,第一缕阳光已经浮现在了地平线上。两人都盯了一会儿此刻的日出。 






“务必允许我某天给你做餐饭。” Hannibal 突然说道。






Will 没有看他,但Hannibal 的语调表明了他的笑容。








于是Will 也笑了起来。


 


 


TBC.


 


*Gunstwerber(1844) 嘉年华歌谣圆舞曲


 


Gunstwerber - Walzer (Wooers of Favor) 


 


原文 Wooers of favor, Strauss II


 


       求婚者的青睐, 施特劳斯二世


 


全名 Johann StraussII


 


约翰施特劳斯二世 (小约翰·施特劳斯)


 


代表作 春之声圆舞曲,作品第410号(Frühlingsstimmen Walzer,op.410)


 


 ——————————————————


 


强迫症表示这一章非要分开放。。。


 


_(:з」∠)_


 

评论
热度(24)
  1. 世界最佳基友一只钙片 转载了此文字
© 世界最佳基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