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佳基友

【Curtis/Jack】神与狼之国 12

狗血味酸糖浆:

这周两更一万字呢!快表扬我( ´´∀´` )


=================================




  Curtis做了个梦,梦见自己跟着谈判的队伍去了Gilboa,见到了还没被带到雪国的Jack。梦中他一样隐瞒身份化成狼形,开始对Jack并无好感,但并没有伤害他——或者说没来得及这么干,就随着更多的了解软化了心肠。开场不同的故事有了不同的结局,长梦的细节已经模糊不清,只有心意相通的温暖留下痕迹。


  但它只是梦罢了。


  Curtis终归理解了,那头狼对孤立无援的Jack意味着什么。与此同时他也意识到,梦中的可能性已经不复存在。如果对待对方像对待玩物,你怎么能指望收获一个爱人呢?顶多得到一条狗而已。


  假如这是一场战役,Curtis会判定自己已经没有取胜可能,干脆利落地放弃它止损。可惜它不是,放弃的过程必定伴随着许多挣扎、痛苦和悔恨。他思考了很长时间,仍然没想出打破困局的方式,或许它本身就是个死局吧。Curtis开始思考别的,他冷酷地剖析着现状,像每一次不得不面对失去时一样。


  第三天Curtis再次出现在Jack面前,他的面容死一样平静。国王开门见山地说:“你回去吧。”


  Jack茫然地看着他,没听懂他在说什么。


  “不需要质子了。”Curtis说,“我会把条约和你父亲的事情处理好。我会给你一个名头,一个爵位,让你作为雪国宽恕的象征回去。最多几个月,你就能回家。你将失去Gilboa的继承权,也会得到雪国的庇护,你的父亲不会杀你、软禁你,或者找什么由头惩罚你,他不敢挑战雪国的颜面。你可以继续活得像个王子,只要别再参合那里的斗争,你不是那个料,你知道的。”


  Jack的眼睛越睁越大,到最后睁得滚圆,不考虑现在的状况的话看起来还挺可爱。总算有点精神了,Curtis苦中作乐地想。他背诵般不急不缓地说完,这短短一段话已在心中打了无数次腹稿。最后他沉默了一会儿,抿了抿嘴,慢慢地说:“我爱你。”


  即使耗费了很长时间,即使在心中演练过百遍,吐露这些字眼仍像吐出热铁,灼伤了Curtis的喉咙。这不是一时冲动,他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他知道Jack是个什么样的人,对这个人表白等同于暴露软肋。一旦从绝望中恢复过来,王子绝不会放过送到眼前的机会,那可是一位利用爱慕者的大师啊。Curtis只是自愿将能伤害自己的刀子交到对方手上。如果他的爱情注定无疾而终,至少他有说出口,然后让奢望粉身碎骨的勇气。


  这何尝不是自我保护呢?雪国之王不应当有致命的软肋,在将之交给Jack的同时,Curtis也推了自己一把:掌握这个的Jack,绝对不能再留在这里。


  “我走了。”Curtis自顾自说,他的声音终于出现了一丝颤抖,“我不会再来打扰你。”


  真是讽刺,在想明白状况的时候,Curtis也明白了自己能做的、最能讨好Jack的事情是什么:离他远点。神眷者不打算告诉Jack孩子的事,在送走他前Curtis就会再次觐见神灵,把恩赐从王子体内拿走。本来就是意外,没人活该要为仇人诞下子嗣。


  语言无法形容Jack心中的震惊,仿佛当头挨了一道雷,从自己的世界里跌了出来。有几秒钟Jack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逃避现实到出了什么毛病,他甚至伸手去抓了一把Curtis,手中结实温暖的触感并非幻觉。雪国之王耐心地看着他,直到确定他并没有什么想说,才转身走了出去。


  Jack怔怔地站在那里,反复回想国王的话。“我爱你”?开什么玩笑?他吃错了什么东西吗?还是哪个神又给他的脑袋来了一下?哪怕Jack能推测出Curtis有些喜欢自己,也万万料不到会听到这样一句。它太郑重了,简单赤裸得毫无保留,难道Curtis不知道Jack Benjamin是个什么样的人吗?谁会在看够了Jack的狼狈相,读懂了他华美皮囊下腐败灵魂之后,依然爱上他?


  再退一步讲,就算真爱上,自爆短处有什么好处?Curtis又不是会被迷得不计得失的愣头青!Jack的脑瓜又往阴谋论的方向转去,可是他,乃至整个Gilboa都已经没有Curtis要费心玩阴谋才能得到的东西,把他送回去得不偿失。阴谋论站不住脚,可真拿每一句当真话就更自相矛盾。Jack完全无法理解对方的逻辑,将心比心,如果他自己喜欢什么,用尽卑鄙的手段也会把那个东西留在身边,谁会反而将心爱之物送走?


  他从未理解Curtis,如今也只好静观其变。转眼快过了一个多月,Curtis真的一次也没有出现。仆人们十分配合,对Jack的问题知无不言,他得以知道Curtis做了什么:那些条约的更改,商谈,封爵的准备事项……并且知道这些行动激起了多大争议。有一次Jack在城堡的走廊上见到一位老臣,他大喊着被侍卫请了出去。“您忘记了Gilboa对雪国做了什么吗!”他挥舞着苍老却有力的手,高喊道,“我们永不谅解!只有让它成为一个死国……”


  说道这里他停了下来,因为他看到了Jack。“Gilboa的王子?”老臣冷笑一声,似乎想冲过来,侍卫们把他推挤到门外。他狠狠啐了一口,爆发出一串Jack听不懂的咒骂。


  快两个月的时候,仆人为Jack定制了礼装,几天后便是授爵仪式。时间快得和滑稽戏一样,Jack看着镜子里的倒影,居然觉得身穿Gilboa礼服的自己有些陌生。仪式开始还有一会儿,他随着仆人来到大殿,Curtis已经在那里了。两个月不见,国王的脸上重新覆盖了胡须,那张脸阴郁了许多,又或者变回了他们开始见面(十年后的那个开始)时的样子,唯有见到Jack时坚冰才有一线松动。Curtis一路目送Jack走近,待他站定,对他点了点头。


  勋贵和重臣站在阶下,无论他们怎么想,此时都显得毕恭毕敬。一个仆人小步跑上来,对Curtis附耳说了什么,Jack只听到只言片语(“……没有来……”)。Curtis眉头的纹路锁得更深,他挥手让仆人下去,做了个手势,仪式便开始了。


  国王说了一些话,冠冕堂皇的授爵理由等等,Jack没仔细听,如坠梦中的荒诞感到此刻依然挥之不去。他没料到过这种发展,不知道邪神是不是也没料到,这两个月来一样未曾现身。Curtis真的准备把他送回去,完好无损,乃至于风风光光,Jack都能想出父亲难看的脸色。如果没有邪神这回事,这是个多好的结局啊!不过要是没有神,他大概之前就被弄死了。Jack走着神,思索着发生的一切,觉得自己的人生简直一片虚无:从开始到现在,他做的事情都毫无意义,无论是在Gilboa想证明自己,还是在雪国想完成契约,到最后一切努力也比不上主事人(两个国王和一个神)的一个念头。挣扎有什么用呢?反倒显露出自己的满腹心机和缺乏魄力。他强迫自己不去想狼还是别的什么,不去想它。他得开始筹划如何下手了,要是真被送回去,他哪里能找到机会捅一刀?


  仆人咳了一声,Jack才惊觉该轮到自己了。他连忙跪下,Curtis走到他面前,抽出佩剑来。等那把剑搁上Jack的肩膀,授爵的事便尘埃落定。


  但那把剑没能落下来。


  Jack砰地撞上了墙壁,而更刺耳的声音掩盖了这声响。他刚才的位置上有一个冒着硝烟的洞,随即更多孔洞出现在地面上。宾客们骚动起来,一些侍卫和仆从倒在血泊中,全副武装的卫兵冲进大殿。“你们要和你们的国王,要和神眷者为敌吗?”Curtis站起身喝道。卫兵们沉默不语,开始为下一轮齐射上膛。他们身后露出了那个老臣的身影,他高喊道:“为了雪国!”


  “为了雪国!”叛军高喊道。


  Curtis的神情阴沉得能滴水,身体转瞬间膨胀成狼。他压低了身躯要往罪魁祸首扑去,一部分上完膛的士兵却对着Jack开枪了。总有人的目光不能像Curtis一样长远,埋藏的矛盾因为授爵仪式爆发,无法容忍国王的融合政策、誓要将Gilboa屠杀殆尽的极端主义者绝不会放过Gilboa的王子,他们甚至宁可冒着放走神眷者的风险也要将Jack杀死。巨狼的身躯一顿,硬生生向后转向,他的皮毛挡住了几发子弹,一口叼住王子礼服的后颈。被背叛的愤怒让他的血液在沸腾,但与Jack一点闪失就会失去呼吸的身体比起来不值得一提。巨狼杀气腾腾地扫视叛军(那一眼让许多持枪者都忍不住两股战战),一头撞碎窗户,冲入林中。



评论(1)
热度(321)
© 世界最佳基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