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佳基友

【授翻】【LP/RA】Soul on Love’s Lip(PG)

似水流年

*原文AO3,作者Kt_fairy,这个作者的文都不错的,都是甜的,推荐一下~!

*乡村生活神马的感觉超好哦,于是……从牙缝里挤时间也要撸出来~~!



*以下正文*



摘要:接吻,接吻,更多的接吻……因为,见鬼的为什么不这么干?

 

 

他从没想过自己会成为那些一到中年或存款为零时就从自己市区的宅邸搬出来住到农场的中上阶层(很英国式的观念)之一。他在乡村长大,这个乡村坐落在某个偏远地区,位于英格兰中部地区,它本身也是毫不出名。该死,他小时候还觉得伯明翰是个大都市,而那个地方,回想当时,简直破烂不堪!

 

芳香的草席铺在仓库地板上,Richard的手慢慢陷入最厚的部分时,考虑了一下他下意识间跟自己达成的再也不去乡下住了的协议,无视了Lee凝聚在他身上的视线的压力。

 

“我就知道你会接受这个点子的。”

 

现在可不是承认他几乎接受了的时候。他并不是太接受Lee一直很渴望的务农这方面,他接受的是这带给他们的和平宁静的想象。他一直喜欢匿名消失在拥挤的都市,不过这次真的是消失了:十亩地在广袤的美国几乎什么都不算,不管在地面来看那么大片的土地感觉如何。

 

他会承认的,他已经承认了,是Lee发现这个价格在承受范围内的农场广告时的兴奋心情,让他在Lee尽职尽责找他商量时支持了Lee。他相信Lee了解,最终他可能还是会厌恶这些的,尽管他想努力试试,为了Lee试试。他有什么资格拒绝能让Lee这么开心的事情,有什么资格对Lee怎样花自己的钱指手画脚?再说,在西区连续多天演出长达三小时的戏剧之后,他觉得一座平静的农场正是他所需要的。

 

这是不是个明智之举还有待观察,不过那是以后的事了。现在,这里安静又暖和,只有微风中沙沙作响的红叶,从树上偶尔发出的鸟鸣声,干草、雨水、还有一股浓烈的机油味弥漫在空气中。一切都秀美如画,又别致有趣,他发现有点爱上这些了。

 

Richard耸耸肩,坐回脚跟上,“我想没问题吧。”Lee摇了摇头,嘴边浮上一抹笑容,在牛仔裤上擦了擦手,慢慢溜达过来。

 

“等真正到了秋天,这里会非常美的。到时咱们把南瓜雕成空心南瓜灯,放得到处都是,然后用舀出来的东西做南瓜松饼,做汤,做派……”

 

“你是说我会等到你给你妈妈看南瓜的照片,然后她一路奔来这儿用南瓜做好多好多东西,因为她知道我在南瓜的浪潮里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

 

“南瓜的浪潮?”Lee低下身子,和Richard面对面坐着时他笑得更开了。“好吧,南瓜海啸之后就是冬天了,会下好多雪还有热巧克力还有毯子还有抱抱。”Lee伸开腿,放在Richard两边,“然后就是圣诞节了!”

 

“记得提醒我告诉圣诞老人咱们地址变了。”

 

Lee的脸上又出现那种表情了,一种类似敬畏的温和神情,Richard一直没能理解自己做了什么能值得他露出那样的表情。在那种爱慕的视线下,他几乎反射性地低下了头,这么长时间了他还是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真的挺可笑的,不过他一直很努力不要为此感到尴尬;人们不应看到别人因为他们的爱而感到尴尬,尤其是Lee。

 

他又抬起了头,准备要说点什么,突然的动作令Lee惊跳了一下,反过来又令Richard稍微颠了一下。他们坐在那儿看着彼此,Richard的嘴张着,好像要说什么的样子,Lee的眉毛惊讶地一直抬着,直到他们放声大笑起来。

 

“哎哟。”Richard咯咯笑着,心不在焉地伸出手抹上Lee清理拖拉机时弄上太阳穴的油污。他绝对有点迷恋上那东西了,Richard到仓库来就是因为知道Lee会在这儿鼓捣那该死的机器——从兴奋程度来看说不定这是他一天里最棒的时刻。Lee的手上胳膊上到处是污点,衣服也被油迹毁了。他甚至都干出汗了,那件棉的旧T恤紧贴在他胸口和肩膀,Richard突然意识到自己一直在盯着那里看。

 

他抬起眼看向Lee,十分清楚自己被逮到了,他并不介意,因为Lee被逮到时就从来不介意,实际上他看起来总是毫无悔意。上述笨蛋正咧着嘴冲他乐,温暖的大手突然抓住了Richard的胯部,他都做好被背朝下推倒的准备了。结果世界以相反的方向倒了过来,Richard在差点撞上Lee的脸时才将将控制住自己。

 

“小心!”他喘息着,手肘撑着,慢慢低下身去,Lee挪了挪,好让他的腿可以支撑着Richard。迎面而来的干草和发动机油的味道非常不和谐,非常与众不同,他适应了片刻,当发觉隐藏之下的是Lee的汗水和洗发液的味道时,他笑了起来。

 

“我不想让你躺在这儿被弄得浑身发痒。”Lee温柔地说,手从Richard的大腿摸到了腰。

 

他真是甜得不能忍,比之前Richard处于被动方时经历过的都甜,如果说实话的话,比他认为自己应得的都甜,于是他俯下身,将两人的鼻子轻轻碰在一起。“这么高尚,破坏气氛了。”他脸含笑意地嘟囔着,Lee大声笑起来。

 

“我还能说什么呢?我被教育得很好。”

 

“你妈妈肯定没让你跟一个比你大的男人在干草堆里滚来滚去。”

 

“好吧,她教我欣赏生命中美好的事物……”Lee看起来非常高兴,手捧住了Richard发红的脸,拇指滑过剃了胡子之后下巴光滑的线条。“你是要亲我,还是说我必须得问才行?我非常希望你亲我不过你现在还没有亲。”

 

“这么说我没搞懂这些甜言蜜语都是为了这个?”

 

“那个,是的。不过现在我很想要一个吻。”

 

“如果你坚持要的话。”

 

“我坚持。”Lee笑起来,半挺起身迎向Richard。Lee另一只手按着他的后颈把他拽下来时,他能感觉到Lee的笑意压上了自己的嘴唇。

 

Richard对自己的吻技从来都没有信心,他总是太在意他的身体在做什么,但这并不是说他吻技差。他吻过的大部分人(并不太多)都说他挺擅长接吻的,这令他异常在意他所做的一切,根本没办法享受接吻了。Lee有种接吻方法,让除了他之外的一切都变得完全不重要了:即便在最兴奋的时候都温柔滑动的唇,他温暖的味道,总是轻轻吸吮着Richard的下唇、请求舌头滑进去的许可,每个动作都蕴含的自信,还有每当Richard在他唇边呻吟或是喘息时得意洋洋的响声。

 

Richard挪了一下,这样可以把一只手放在Lee的胸口,感受到手掌下的热情和力量,拇指侧面静静掠过Lee的乳首所在。一声低叫在他下方那具身体内回响,他后撤了一些,但Lee的手指伸进他渐长的发丝中,把他拽下来吻上他的嘴和脸颊。“你逃不掉的。”Lee腿上的力道加强了些。“逮到你啦。”

 

Richard努力扭过脸,躲开亲吻的攻击,Lee的胳膊突然环上他的肩膀,把他拉下来,躺在自己身上,Richard大笑起来。

 

“高兴了?”

 

“爽翻了,美人儿。”他真是毫无羞耻之意,于是Richard蹭得近了些,轻轻将二人的双唇碰在一起,轻咬吮吸着Lee的下唇,直到能感受到手指下方Lee狂乱的脉搏,然后正经地吻上他,交换着缓慢的亲吻和舌头放纵的滑动,Lee的手指抓紧他的臀部时他一点都不惊讶。他仍能感觉到当天早上手指在他里面按压的地方,仍然意识得到里面的光滑,仍能自舌尖尝到Lee的味道——与他嘴唇的味道不同,两者都不令人讨厌——他意识到自己呻吟起来,向着Lee手掌压力的方向扭动,半硬的阴茎碰到了Lee的时候又呻吟起来。

 

“靠。”Lee喘着气,拉开身子,快速深吸一口气,再次吻上他,一次又一次地接吻,亲到只余唇间绵软的按压和指尖隔着布料懒洋洋的摸索。

 

“靠。”他们为了找个舒服的位置扭来扭去时Lee又重复一遍,Richard蜷在Lee身边,头枕在Lee的胸口,鼻子蹭着他旧T恤的布料,Lee一只胳膊环上他的肩膀,另一只手摸索到Richard的手握住。“你把我要亲的都亲了。”

 

“不可能。”Richard叹了口气,心不在焉地把一只脚埋进了柔软的干草里。

 

“别破坏气氛。”

 

Richard只是哼了一声,任由Lee把他们的手指缠在一起,他们安静地躺着,倾听着对方的呼吸,和远处传来的几只狗在仓库尽头乱翻的声音。

 

“真高兴没在干草堆里干。”Lee说,Richard花了一些时间来领会这种气氛被破坏的嘲讽语气,随后稍稍坐起来看向他。

 

“真的?我还以为那个在你待办清单里排名挺高的。可以这么说。”

 

“好吧,差不多。挺好的,就是这样。”Lee的胳膊环得更紧了。“不止是好,实际上非常好,无论如何也不会改的。我就是这个意思,我觉得……”

 

“真不是因为那辆拖拉机正在看着?”Richard逗他,头朝静静呆在对面的机器方向抬了抬。“或许让她嫉妒了,看见你跟那个非-无生命体在一起。”

 

“嗯,嗯——真搞笑。”

 

“真不想打搅农夫和拖拉机之间的关系……”

 

“太滑稽了!”

 

“……仅次于农夫和家畜的关系。”

 

“喂!”Lee边笑边大喊,象征性地晃了晃Richard以表抗议,随后拉起他们相握的手捂着嘴压下他的笑声,渐渐止住笑。“认真说,希望有一天,如果你愿意的话,把这项从待办清单上划掉……”他抻开身子在Richard的嘴唇轻琢了一下,“——我觉得会相当浪漫的。”

 

“我们肯定能让它变得浪漫的。”

 

“这就对了。想知道我的清单上还有什么吗?”

 

“呃……想,但是有点担心。”

 

Lee说话时眼睛都没眨,“你作为我漂亮的媳妇,穿着花格布裙子。头发再长长一点,别蓄胡子,看起来会很可爱的。”

 

Lee带着那种面带微笑的坦率表情时,Richard始终不知道他是不是开玩笑。他暗暗诅咒着演技之神给了Lee这么一副超赞的扑克脸,透露出就像他坐回去倚着Lee一样多的信息。

 

“甜心儿,你不感兴趣的话我就只是开玩笑。你感兴趣的话我永远都是非常认真的。”

 

他们再次安静地躺在那儿,Lee摩挲着Richard的肩膀,觉得这局赢了。Richard几乎任由这种舒适静默的气氛弥漫开来,但他们像这样呆在一起时,他还是忍不住开个玩笑。

 

“达——令,”他说道,拖长了元音,听起来像是某个你会在伦敦遇见的、略夸张地显得像是上流社会的人,“你知道我真的没法穿花格布,太可怕了,又便宜,显得我肤色很苍白。这么一来一件好看的深蓝色……”Lee狂笑起来时他声音渐渐小下去,这肯定没那么有趣,不过Lee的身体蜷得更近、把笑脸埋在Richard的头发里时,他还是微笑起来。Lee抱着他的臀部把他拉近,Richard一只胳膊搭到Lee的腰上,他们一起满足地躺在那儿,可以预见他们在交换着细碎的吻的同时,鼻子会被干草挠得痒痒的。

 

END

评论
热度(28)
  1. 世界最佳基友似水流年 转载了此文字
    似水流年
© 世界最佳基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