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佳基友

【翻译】Sun-King Under the Mountain(Fili/Kili)(Part1

Bonebomboom:

标题:Sun-King Under the Mountain


作者:St.Alya 


地址:http://www.fanfiction.net/s/8936300/1/Sun-King-Under-the-Mountain


梗概:也许他是神化了他哥哥,但真实性可没有减损一丝一毫。菲力是太阳,而且菲力是他的。


CP:菲力/奇力


译注:情话有点儿肉麻注意,德瓦林/迪斯注意,最后一章有关于生子的理论探讨与初步实践注意。


非常苏!甜!萌萌哒!比起作者写的梗概,我觉得她在自吐槽里的“我不管托尔金怎么想,菲力就该当国王”更贴近全文中心……


 


你们不造我花了多大的力气才写完啊!


再一次地,长篇好长,好对不起。它脱离掌控了嘛XD


我分了两章,这样读起来舒服点,保证完结。AU,因为我要他们在终战之后活下来。我不管托尔金怎么想,菲力就该当国王。[译注:我第一次读的时候确实是两章的,但是15年1月份再看的时候又多出来了一章……]


介绍一下我用到的几句矮人语:


Atkâtel – silence of all silences/肃静(不太准确,不过这是我能找到的最接近“肃静”的词了。)


Ûrzud – 太阳


Gimil –星星(单数。复数形式是金雳)[译注again:我本来是想把人名都保留英文的,但是星星和金牡蛎的名字太像了容易混淆……]


Ûrzud-Melhekh – Sun-King/太阳王 (我只是把两个词拼起来呼应标题)


食用愉快:)


Xxxxxxxxxxxx


The Sun-King Under the Mountain/ 山下太阳王


Part I – The Rising Sun/ 旭日初升


 


菲力笑起来的时候,就好像……他的太阳属性,达到了顶峰。整个房间都会变亮,而只因为他俩面对面,奇力的心就会跳得比平时快。这种时候,奇力就希望自己永远不要走出哥哥的视线。


就算听起来很精灵,他也经常觉得自己在菲力面前很像一棵茁壮生长的植物。和植物移动叶片茎秆去获得更多阳光一样,奇力总是想尽办法待在哥哥的视线里。在没有光线指引行动的黑夜里他也不害怕,因为他知道菲力睡在那里,所以,没事啦。有时候,无论他多大了,他都会找个理由和哥哥挤一张床,第二天早上就像在阳光的怀抱里醒来一样——当他发现他俩的腿缠在一起,一大早就有一双强壮的手臂把他抱得紧紧时,他可以假装自己对菲力就像菲力对自己一样重要。


奇力知道自己在哥哥眼里很重要,当然了。他知道在大部分时候能独占哥哥的注意力是多大的特权,菲力想恶作剧或者讲笑话再或者大喊着发泄一天的压力时,第一个找的就是他。然而,他年龄越大,对他的私人太阳就越发贪婪。某一天菲力的光芒肯定会照到别人身上,这事儿像朵乌云般挡住了他视野中的阳光。所以,他试过不看他,不看那个恒久不变的温暖存在一个人过日子。


如果你直视太阳,你会瞎的。奇力从来都听不进这句话,直到有一天他强迫自己拒绝陪索林他们去南方的矮人会议。菲力很快就同意了,奇力也很想去,但他却说自己更想跟着德瓦林去调查蓝山山脉北边。有些人奇怪地看着他,但是年长的矮人们都没有当回事,以为奇力只是……嗯,比较奇力。


可是当他俩独处的时候,菲力双手抱胸,那双把他看了个透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


“为什么不想跟舅舅一起来?”


“我去过南边儿啦,但是北面还没有呢。这看起来是个好机会。”奇力转身去收拾包裹,躲开了蓝色的眼睛。


“为什么不想跟我一起去?”


当然,菲力肯定能看出来。可是奇力决定就不说实话。他转过身,尽可能无所谓地笑了笑。“什么啦!跟你没关系。而且矮人会议听起来都是政治什么的,一点都不好玩啊。”


他们互相瞪了一会儿,局势紧张。然后菲力转过身,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差不多也是,你是不会跟我一块儿去。”


他的声音又生气又受伤,接着他们大概有一个月没说话,各自都忙各自的事。


这是奇力一生中最糟糕一个月。他被套牢在一群毫无幽默感的暴脾气矮人堆里,还被剥夺了能照亮他的东西。奇力在某种意义上就像失明了一样,因为他花了太长的时间去看菲力,现在他根本看不到别的人。


在这痛苦的一个月里,他试着和别人一起大笑,倾听他们,甚至琢磨其他矮人都有多帅。可是没有什么比得上菲力。什么东西在菲力面前都是苍白的。这是奇力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麻烦有多大。因为想哥哥还是可以接受的,可奇力确定持续的心痛和做绝对不恰当的梦就太过分了。他不知道怎么在德瓦林面前隐藏自己的焦灼。


唯一能让他冷静下来的,当然啦,只有菲力。还有别人吗?


他们的小队伍回到埃尔德鲁因的时候,奇力觉得自己心口的一块大石总算落了下来。他们是从溪谷走的,一小群人等在门口等着他们。菲力就在那儿。菲力,他的太阳,在哪里等着他。


他们之间的不愉快早就被抛到脑后了。终于——终于——到门口的时候,奇力猛地扑向了哥哥,菲力和他一起大笑了起来。一切都好。奇力爱着他的哥哥可是一切都很好,只要他能陪在他的金光身边。


虽然脑子里有病病的念头,心肠也变硬了,但奇力总是记着那一个月,总是提醒自己另一个选择有多么糟糕。无论如何,菲力对此也很高兴,所以他们就继续这样了,一直在一起。他们一起打猎也一起打铁,一起去完成各种任务。


索林喊他们的时候他们会一起回答,奇力不止一次地需要菲力太阳的光芒来确定他还活着,确定自己要往哪里走。尤其是那条嗜血的龙死掉,他俩必须从半兽人和哥布林手中保护埃雷博的时候。


 


xxx


 


战斗如想象中的一样血腥。索林倒下后,奇力决定让它变得更血腥一点,他带着双倍的怒火挥砍——隔一会儿他就看看自己的兄长,他知道菲力的感觉和他一样。他的双刀滴着半兽人和哥布林体内的黑色液体。他们在复仇欲望的驱使下彻夜奋战,奇力第一次觉得,自己能够理解让舅舅夺回孤山的沉重感觉了。然而,当天空开始改变颜色的时候,他才真正明白赢得战争是什么意思。


当星星开始消失在浅灰的黎明中时,他们赢了。敌人几乎全都倒下了,他的大部分朋友和盟友则在结束别人的性命,或是对失去的伙伴说声再见。奇力的眼睛搜索着战场,寻找哥哥。最后的两个小时里他们分开了。他看到了他的堂兄弟,他们和一群矮人一起簇拥在丹因身边注视什么——他们在看菲力独自一人同时对战一个哥布林和一个半兽人。他的血液里瞬间充满担忧和激动。他跑向哥哥,德瓦林和其他人在想什么?!让他一个人对两个敌人?!他们不知道他们的领袖橡木盾已经被击碎了吗?


然而当他冲过他们身边时,葛罗音和巴林都拦住了他。


“放开我!”


“不行。你必须在这儿看着!”欧音也走过来不让他去帮菲力。


最后,德瓦林也过来了,他高大的身形挡在奇力面前,终于让他停了下来。


“你们在干什么?!我哥哥在一个人战斗啊!”奇力怒道,试图从秃头矮人的手中挣脱出来。


“我们知道。但是站在那里的人不只是你兄弟。”德瓦林低下了头,“菲力现在是山下之王了。但他还年轻,他得赢得其他人的尊敬。今天,丹因和这里的其他矮人必须看到他有能力重建埃雷博。”


“他当然可以!”奇力大喊着,可是却没有动。他只是瞩目于他的兄长,看着黎明冉冉升起时菲力显示的力量。他的心捶打着胸口。他不会让菲力孤立无援的,绝对不会。


越来越多的矮人聚过来看了。精灵和人类也把目光转到了最后的战场,新的矮人王要在这里向一切想看的人证明自己的价值。他当然可以!菲力的英姿就好像曼霍亲征,斜劈,削砍,重击——怒火从他蓝色的眼中倾泻而出,那双眼睛平日里是多么宁静啊。他知道发生了什么吗?奇力很好奇。菲力知道自己在向他的族人展示自己与生俱来的权力吗?他的哥哥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眼前敌人以外的事物——就该如此,绝对专注于活下来。


然后,就像事先排练过一样,战斗结束了。菲力砍断哥布林咽喉、刺穿半兽人胸膛的那一刻,旭日的第一缕阳光自东方而来,照在他金色的头发上。在这新时代的第一天,朝阳映照着新王昂首矗立,战场被寂静所笼罩。奇力好像被震慑得石化了,连呼吸都十分勉强。当菲力转向人群寻找他的踪影时,他才重新动了起来。他知道这场战斗之后,哥哥很难像平常一样放松地叹口气再开心地笑笑,可是奇力在他的眼中看到了这一切——去他的皇家礼仪。那是菲力,他的哥哥和国王——他的太阳——还活着,在第一缕晨光下熠熠闪耀,足以成为传奇与神话。


奇力终于可以推开德瓦林和葛罗音冲向哥哥了。菲力也跑向他,显然是想在统治孤山前允许他俩最后随性一次。他们脏兮兮的,身上散发着半兽人和哥布林血液的臭味——但是没关系。扑向他的是菲力的味道,那双熟悉的强壮手臂带着熟悉的温暖环抱住了他。他们紧紧地抱着对方,一点都不想放开。


“结束了,奇力。结束了。”他的哥哥把脸埋在他的头发里,轻轻地对他说。他从他声音的波动里听懂了许多许多没有说出口的话。我真怕你和索林都死了那我就真的不行了。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做,不过只要他的哥哥需要,奇力就会做一切帮助他走下去的事情。所以,他稍微分开了一点儿,手臂仍然圈着菲力的肩膀。尽管他仍在为失去的一切悲伤,但他还是笑了起来。“这才刚刚开始呢,哥哥。我会帮你的。”


他们凝视着对方的眼睛,棕色的对着蓝色的,奇力惊讶地发现菲力浑身都是血和泥土的样子居然这么美丽。“你觉得我能领导我们的人民吗?”


奇力的笑容明亮了一些,因为这件事他很早以前就明白了。“我非常肯定。来吧哥哥。你必须接受他们的敬礼啊。”


他没有等待菲力的回答。就算奇力非常想整个人裹住哥哥,和他一起待很久很久直到确认他俩都活着,他也明白这一刻不是属于他俩的,奇力走到一边,拉着菲力的手腕把他带了过来。


他在矮人精灵和人类的面前举起了哥哥的手,在身体允许的情况下尽可能举高。就是这样。这一刻,他要放弃菲力了。然而索林已经放弃了自己的生命,所以奇力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可抱怨的。他只是欢呼。因为,就算他要失去自己的兄长,他也要让这个过程荣耀。


“万岁!万岁!菲力,山下太阳王!”


一开始人们只是沉默着,于是他又高呼了一次。无论他们想不想要,他们都会承认这位新的国王。


“菲力,山下太阳王!


第一批回应的是他们的堂兄弟,然后是其他人,丹因,直到战场上的所有人都高呼着他们的新领袖,太阳王的名字在战场上久久回荡。


 


xxx


 


“给埃尔隆德陛下传话。他对我们很好,我们不能忘记这件事。”菲力坐在王座上,对他让巴林挑选的外交使节们说,“我们将送上新埃雷博铸造的第一把战斧和利剑,还有我的这封信以表感谢。速度要快,愿曼霍与你同在。”


“谨遵太阳王圣旨。”他们尊敬地鞠了一躬,随后转身离开。


奇力和金雳分立王座两侧。菲力弯腰对金雳低声说了几句话,这孩子现在是王室的小传令官了。他们红发的表弟上前两步,对其余想要觐见国王的矮人们宣布:


“现在太阳王要与皇家议会一起退下了。”金雳年轻的男中音嘹亮地回荡。


菲力站起来,奇力,德瓦林,欧音,葛罗音,毕弗和金雳立刻跟上。他们经过时,其他矮人弯下腰轻声致意,他们的声音里带着一点类似敬畏的东西。


“吾王。”


“太阳王。”


“Ûrzud-Melhekh。”


奇力不是很在乎大家把菲力叫做太阳王这件事,只是有一点儿好笑。他可没想过别人对他哥哥怎么想,除非是带着浪漫元素的那种。也许这头衔拥有传遍矮人族群的魅力吧。


金发的矮人相对比较少见,都灵的子孙中从来没有过金发的。迷信的人说这是新时代好时节的象征,菲力重建的王国里会有数不清的黄金财宝。奇力真的不在乎别人这样看他哥哥,他是太阳,而这是他被人如此接受的最好理由。他们铸了秘银的王冠戴在他头上,映照他头发的金光,照耀着山中厅堂。人们如此消耗他哥哥的光辉,奇力感到了一些困扰。


奇力一生都生活在菲力的光芒中,他能看出那光不如平时明亮了。索林的死让他们伤透了心,但菲力的一举一动都安慰了他。但更重要的是,国家事务消耗了太多的时间、注意力和精力。菲力是一个鞠躬尽瘁的王者,正如舅舅教导的那样。可是一夜之间就要变得冷静理智甚至老成,真的累坏了他的兄长。他们很少悄悄相视而笑了,高声大笑更是无从谈起,只有在宴会上虚情假意和取悦丹因等要人时,他们才会笑。


但至少,他们独处时的菲力还是原来的菲力,奇力还能因此放松一下。他很悲伤,因为索林之死的重担在他们心中压了许多年,可是菲力还是原来的菲力。他在背地里取笑法庭,偷偷嘲笑精灵客人勉为其难地留在山底下的样子,夜里探索埃雷博未被开发的部分。菲力的统治刚开始没几周,他们就养成了一种新的传统。一天的工作结束后,菲力会闯进奇力的房间——他们居然被迫睡在两个房间里!——随手把王冠扔到床上,把一头金发甩得乱七八糟。奇力会陶醉上那么一会儿,因为此刻他的哥哥完全属于他。国王就寝也意味着他的太阳又只属于他一人了,直到第二天不得不再为人民升起为止。


直到菲力殚尽竭虑地和议会谈了一场之后,奇力这才真的担心起了兄长日渐暗淡的光芒。那一回,欧力离开图书馆帮他们做记录,诺力和波弗留在了金库,朵力与庞波一起检查食品储备,而毕弗则站在门口,做着他喜欢的守卫工作。


奇力四下张望了一下,发现坐在长桌边的只有都灵的子孙,他立刻感觉到了哪里不对。葛罗音站得笔直,紧盯着埃雷博面对密林的为数不多的几扇窗户之一。巴林做了个深呼吸,欧音在座位上难受地动来动去。他们的母亲通常是坐在桌尾的,可今天却搬到了菲力的右侧,而且她和德瓦林正一脸担忧地看着对方。这大概是坏消息,只有在带来麻烦事的时候,迪斯和德瓦林才会这个样子。


菲力正在聚精会神地阅读火须的来信,丝毫不在意注视着自己的视线,甚至连奇力的出现都没有注意。这对奇力来说尤其糟糕。只有事情让菲力难受、大喊大叫着保护他的弟弟的时候,他们才会无视奇力。重建埃雷博的这段时间中,每当菲力没有遵从议会的想法而是选择一个更不正统的做法时,兄弟俩和其他人就在议会大厅里大吵特吵。


“出什么事了?”奇力把自己的文件放在桌上,在其他人打扰菲力之前提出了自己的问题。除非不得已,他们不会让菲力再操心什么,今天的事已经够他忙了。


菲力大概听出了他声音里的担忧,他抬起头环视了一圈。兄弟俩互相看了一眼,得出了同样的结论:出大事了。


“现在,你们想要什么?”菲力问,严肃的声音与眉头紧锁的样子像极了索林威胁别人时的模样。他在警告别人,不要浪费时间了,继续说下去。


德瓦林和迪斯又担忧地互相看了一眼。这一回奇力打断了他们,站在他的国王兄长(brother-king)身边。


“有话快说。”


巴林叹了口气,不赞成地看了他一眼。


“这可不是一位王子对于长辈应有的态度,伙计,尤其是现在。”


菲力和奇力都好奇地看向了年长的矮人。


“这是什么意思?”奇力看着大家。德瓦林看着闭目沉思的迪斯。欧音非常非常不舒服。葛罗音终于把脸转了回来,瞪着菲力和奇力以外的所有人。他应该就是那个能回答问题的人了吧。“葛罗音,什么事这么严肃,只有都灵的子孙能留在这里?什么事情竟阴暗到不能载入会议记录?”


巴林对他的小狡猾半是生气半是骄傲,赞同地微微低头。


“这个家族遗忘了矮人最重要的事!”葛罗音怒道,视线从迪斯转到德瓦林再转到巴林。“就算欧力没在这里做记录,我也不会赞成的。我和你站在一边,伙计。”


“你该站在国王的意志那边,葛罗音。”巴林警告似的瞪了他一眼,然后若有所思地看向奇力。“无论什么事。”


葛罗音哼了一声。“我可知道有人不尊重瑟莱因的意愿啊。”


德瓦林闻言猛地站了起来,怒容满面。然而巴林按着他的手臂让他原地不动。


“我知道有人不同意,但是看看他给我们留下了什么,我们今天在这里还是得谈这个问题。”巴林回答。


“还有一种可能性,也许大家更容易接受。你坚持的愚蠢法律可是几百年前写的了,除了给家里人徒增悲伤之外什么都做不了。”葛罗音继续说。“如果发生在我身上的话——”


这一刻,谈判破裂了。德瓦林和迪斯出声回答,不久之后巴林和欧音也加入了唇枪舌剑的交锋。奇力望着他们,惊讶不已。他们好多年没吵得这么激烈了,上一回时奇力还是个孩子,根本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吵。真可怕。那时他还不在意,德瓦林靠在墙上的时候菲力就把他拽走了,兄弟俩在毯子下面躲了整整一晚上。


今天,他不再是孩子了,可他仍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吵,而且还是有点害怕。什么事竟然严重得让他们一家走到这个地步?他们可是被血缘、友情与忠诚牢牢链接在一起的啊。


小时候,他们没能看到争吵的结局,不过奇力觉得索林肯定是结束争论的那个人。可是舅舅现在不在了。虽然现在他知道这是谁的责任,但他仍希望菲力能重复一次几十年前的事——因为这次他知道,争吵的理由一定和他们有关,如果葛罗音的话是那个意思的话。


“Atkâtel!”他的兄长抬高了嗓门,声音传遍了整个大厅。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了。菲力只有在想让自己更认真、或者非常生气的时候才会说矮人语。可是奇力知道他们安静下来的真正理由:他的兄长在那一刻看起来就像是金发的Th欧力n。他站起身,声音在议会大厅里低沉回荡,双眼挑衅地看着任何胆敢反对自己的人。


奇力不喜欢哥哥那么像索林。菲力原本可以更明智地解决的,但在这种情况下,这是提醒他们他是国王的最好方式,他们最好别再把他当成孩子。


葛罗音恼火地叹了一口气,再一次转向了窗口,而其他人则看向了兄弟俩。


“现在,我们又是文明人了。告诉我,是什么把我的议会变成了战场。”菲力对他们怒目而视。“立刻。”


迪斯叹了口气。她面对着菲力,又斜瞟了奇力一眼。


“我们必须讨论继承人的问题了。”


(Part1 end)


(往后戳有part2和3)

评论
热度(26)
  1. 世界最佳基友崩崩崩崩崩崩崩 转载了此文字
© 世界最佳基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