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佳基友

【翻译】Sun-King Under the Mountain(Fili/Kili)(Part2

Bonebomboom:

Part II – Ûrzud and Gimil/太阳与星星


 


迪斯的话语在房间里回响,奇力甚至以为他们也能听到自己的心跳。他看到身边王座上的菲力的脸色瞬间一白,觉得自己的血液也凝结了起来。兄长的强大存在是唯一支持着他的事物了。


他们想让菲力结婚。他们要抢走他的太阳!不光是和人民分享了,还要给他一个妻子!他一直知道这天是会来的,可是这并没有让他好过一点。


“继续。”菲力平静地说。可是奇力太了解他了,他能听出哥哥的声音有多么紧张。


“你是个很好的国王,人民都很爱戴你,这很好。”巴林说,“我们也知道你很忙,要稳固地位、重建埃雷博,现在不是给你找妻子的时候。国王的婚礼是件大事,决不能夹在重建和外交访问中间。”


“可是,你需要一个继承人,越早越好。”迪斯说着,视线从一个儿子移到另一个儿子身上。她叹了口气,“索林来不及结婚,所以最后,他的继承人是从我这儿出的。”


奇力知道迪斯的意思。当婚礼画面不那么吓人的时候,奇力开始难受了。他不可能去爱其他人啊,他不可能和菲力以外的其他人睡在一张床上。他甚至都不会多看别人一眼,只在乎哥哥什么时候需要他。他怎么能当一个合格的丈夫?他的家人不知道让奇力结婚弊大于利吗?没有姑娘愿意在他和哥哥满埃雷博跑的时候被扔在房间里。


“不要。”


菲力生硬的回答冷冰冰的,可是却往奇力心里注入了一点暖暖的希望。求你了,哥哥,别让他们这么做。巴林说过国王的意志什么的吧,是吧?


“菲力——”


“不。”他打断了母亲的话,蓝色的眼睛比冬日的天空还要寒冷。


“我还没说完!”她恼火地说说。


“我弟弟不是这个国家的生育机器。”


菲力听起来这么有威胁性、几乎能杀人的次数奇力掰着手指都能数出来。他的心跳变快了,因为他想起来哥哥每一次都是为了维护自己而顶撞家人。菲力声音中的占有欲也许只是他的想象,但是奇力允许自己抱有一点希望。


他的太阳兄长现在散发着一种全然不同的光芒了,那是暴烈怒火的光。这就意味着,他们没事了。因为奇力知道,无论议会说什么,他们都会一起面对。


“菲力,埃雷博需要继承人。”德瓦林说,声音里有些奇力从未听到过的东西。


“我的弟弟就是我的继承人。然后是丹因和他的子孙后代,接着是巴林,德瓦林,欧音,葛罗音和金雳。埃雷博不缺继承人。”菲力回答,奇力看到他桌子下的右手已经握成了拳。


“儿子,我知道这个想法让你不舒服,但是——”


“你明白你在做什么吗?”菲力又打断了她,“你在决定奇力的人生时根本没看他一眼。”


听到自己的名字时,奇力睁大了眼睛。他太紧张了,只顾着注意菲力的反应,都快忘记这是在讨论自己的人生了。他的哥哥太在乎他了,哪怕有一整个王国在等他。


“你想结婚吗,弟弟?”菲力突然转向他。他看着那双蓝眼睛,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有那么一会儿,他觉得自己在菲力的眼中看到了不安,好像他的哥哥害怕他会说‘是’。这怎么可能!


“不想……”他的声音一开始非常低,还是有所保留。他当然不愿意!他是菲力的,无论他的哥哥用哪种方式需要他。于是他重复了一次,声音更坚定了。“我不想。”


菲力眼神中的,那是宽慰吗?他没时间确认了,因为他的太阳把目光转向了他们的母亲。“现在你有答案了。”


“这不是想要不想要的问题,菲力。”她叹了口气,第一次直视奇力与她一模一样的巧克力色双眼。“当我的国王对我下令时我也不愿意,但我还是渐渐学会了去爱你父亲。”


这话没怎么让奇力吃惊。奇力记得父亲去世的时候母亲就不怎么悲伤,她只是担心她的兄弟和表亲能不能从当夜的半兽人袭击中存活下来。要不是眼前的局势太紧张,奇力肯定会多笑话一会儿德瓦林的样子。迪斯的话让他也紧张了起来。


“母亲,我不是您。”在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之前,他就听到了自己的声音。他会和菲力一起守护自己的未来。“我不想这样,也不会这样。”


“我们对这个王国都有自己的责任。”巴林说。


“我确定站在兄长身边服侍他是个更好的选择。”奇力让自己的声音坚硬如铁,感觉菲力的视线又落回到自己身上。他要让哥哥知道,自己绝不会背弃他。


“奇力,我以前也是这么想的——”


“他已经说了他不是您了,母亲。”菲力插话道,声音中的怒意消退了一点。“我也不是索林。我不会命令奇力违心地娶什么人。我不会命令我弟弟去娶一个非他真心所选之人。”


“谢谢啊!终于有人懂事了,伙计们!”葛罗音恼怒地说,高举双臂走向长桌。“这些可怜的人们显然忘记了矮人一生只能爱一次啊!”


“我可以向你保证,我没有忘记。”迪斯瞪着葛罗音,然后再次看向了菲力。“但是我们都有自己的责任。”


“之前说的法律是怎么回事?”奇力转向葛罗音,结果另一轮讨论又开始了,害得巴林长叹了一声。如果他们想赢,那就必须冷静客观一点。不知怎么的,奇力觉得菲力太生气了,很难如他期望的那样体面地谈话。


“那是耐因一世所写的法律条文,都灵家族内的成员不许通婚。”葛罗音解释道,从 德瓦林看到迪斯。“如果法律被废的话,事情就不一样啦。”


啊,奇力可没料到这个。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母亲脸红,而在不瞪葛罗音的时候,德瓦林看起来多么心怀希望。不过这些他都没有注意到,因为菲力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虽然声音之中并不含真切的笑意。


“所以你就强迫奇力做你做不到的事?可怜又可笑!”菲力盯着迪斯嘲弄道,显然和奇力注意到了同意的事情。“那条法律现在就废了。告诉欧力一声,让他记下来。”


迪斯叹着气摇了摇头。“菲力,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丹因不会赞同这个的。再说我也不年轻了,牵扯到继承权的时候这也没有好处。此外,我不希望议会来特地关照我的私人生活。”


“那就别急着把奇力的生活摆到会议桌上!”菲力咆哮着站了起来,一拳打在桌面上,怒气冲天。兄长的保护让奇力的胸中燃起了不可思议的暖意,菲力永远都会支持他的。金发的国王闭上双眼深吸了一口气,旋即转向欧音。“我已经知道他们的想法了,可是你到现在都没说过一句话。”


欧音难受地动来动去好几次,最终挫败地叹了口气。年老的矮人抱歉地看了一眼巴林,又对葛罗音放心地点了点头。


“我知道你们大多都不相信预言,不过……我倒是能读懂。若是星辰遭窃,太阳的光辉也将失去,天幕将崩塌于矮人身上。”


“这是什么意思?”巴林翻了个白眼,“我们不能用谜语去判断重要的决策啊。菲力——菲力?”


可是菲力完全无视了巴林。他盯着欧音的双眼询问着什么。这些话他们都不懂,他就能明白吗?菲力和奇力分享一切,所以奇力觉得自己知道哥哥知道的一切。他沉思了起来。太阳显然指的是菲力,可是星星是什么意思?议会中的每个人都是他的统治的重要部分?


“如果你们在等我命令的话,我的话已经说完了。”菲力缓缓地说着,仍盯着欧音了然的双目。“但我愿意倾听议会中所有人的意见,如果这样能证明我还明事理的话。”


“在心的问题上没什么可命令的,我跟你保证,伙计。”葛罗音立刻回答。奇力从来没听葛罗音说过这么睿智的话,但他不能更同意了。将来他肯定要对他表达谢意。


“不管语言怎么说,我同意我兄长。”欧音点点头,说出预言之后显然放松多了。奇力虽然不明白那则预言的意思,但他非常感激有人能站在他一边。


“巴林?”菲力转向最年长的矮人,又坐了下来,仿佛与所有人对峙的不只是他们区区两人。


“政治上说,不尽快确立继承人是一件愚蠢的事。你现在不适合结婚,所以让奇力结婚,确保索尔的血脉后继有人才是明智的决定。我们流亡之后迪斯做的那样。”巴林严肃地说,但最后还是叹着气看向迪斯。“哎呀……如果有别的……更能让人接受的可能性,也许也值得一试呢。”


“德瓦林?”


秃头的矮人犹豫了一会儿才开口。但他说话的时候一直阴着脸面对墙壁。“你是国王,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这不是最有洞察力的意见,但奇力发现了德瓦林眼中闪烁的希望。接着,和大厅中的其他人一起,他听到了母亲的话。她眉头紧锁,目光中情感纷杂。


“这不明智。如果索林一直纵容我允许我不结婚,那我们现在就没有他也没有他的后代来统治埃雷博了。丹因和他的后代会当上山下之王,我们的人民就不会悄悄说着埃雷博厅堂里的太阳王了,”她说,“这对我,对……别人来说都很痛苦,但是因此才有了我们所生活的未来。我不是说奇力要变成……生育机器,像你说的那样。特别是,菲力,不久以后你也要娶妻生子的,但眼下奇力是保证拥有我们未来后代的最佳选择。”


对于母亲,奇力的失望多于愤怒,好像和他的哥哥完全相反。菲力又握起了拳。然而让他难过的,是德瓦林的反应。


高大的矮人低低喘气,紧接着就站起来离开了议会大厅,大门在身后砰地关上。奇力看到迪斯瑟缩了一下。无论过去他俩之间发生过什么,那一定非常严肃。


菲力在他身边发出一声叹息,重新把注意力放到了弟弟身上。金发的矮人缓缓地摇头,闭上了眼睛。


“如我所言,我已经做出了决定。尽快让欧力记下来:从现在开始,都灵的子孙可以和任何任何人结婚,无论是不是家庭成员。至于我的兄弟,他会找到一个妻子,或者丈夫的,但仅仅是在他愿意的情况下。”菲力用他正式的国王姿态说道, 那声音只有他作出判决的时候才会用到。丈夫这个词没有逃过奇力的耳朵——在矮人中这也算平常,但皇室家族里没人这么做。菲力知道吗?


“菲力,请听我一句——”


“也许您应该趁此良机改正一些错误,母亲。”菲力打断了她的话,朝大门方向歪了歪头。“现在没有障碍啦,我相信我的战争委员会能做出足够正确的决策的。”


迪斯的表情从愤怒变成了悲伤,最后又化为了近乎羞愧的样子。统治埃雷博的几个月里,菲力学会了像骄阳一样无情残忍。虽然他性格温柔又善良,在别人值得表扬时一定会微笑致意,但埃雷博的太阳王同样拥有他舅舅闻名于世的铁腕。有时后严厉也是必要手段,Th欧力n教过他们。虽然对母亲这么严厉真的很奇怪,她可是一直在支使他俩呢。也许他可以更柔和一点的,毕竟她肯定也有过一段难熬的时光。但菲力是在提醒大家他已经成年了,奇力也不好指责他什么,一个国王凭着自己的权力去保护他们的……嗯,他们不结婚的权力。


菲力站起来转过身,不再参与讨论了。然而他却在离开的时候紧紧扯着奇力的袖子,把对方吓了一跳。奇力的视线转向兄长,惊讶地发现他的脸上竟然带着探问。登基几周之后菲力就习惯了奇力如影随形,甚至不再开口叫奇力跟上自己,所以这样的不安真是太奇怪了。


奇力点点头。他当然会跟着菲力啦。他什么时候离开过他的太阳了?


他们不再对房间里的人多说一句、多看一眼,他们也没走有毕弗护卫的道路。菲力把他推进了直通寝宫的密道。这意味着他的兄长想真正独处一会儿,都没耐心应付走廊里为他低下的脑袋了。他的手还拽着奇力的外衣不放。


当奇力安慰地把外衣从他手里抽出来,握住他的手时,菲力小小地喘了一口气,脚步停了下来。他们站在长长的石廊中间,火把在他们身上投下橙色的光芒。他的手被菲力握紧了,接着,他的兄长转过身直视着他。


“我很抱歉,弟弟。”他的声音在颤抖,可是蓝色的双眼却直直地看着奇力。


“抱歉?为什么?”菲力不是一直在保护他吗!


“因为你不得不承担这些愚蠢的责任,因为我在统治孤山时一直需要你待在我身边……因为……因为我不愿意和别人分享你。”菲力叹着气松开了手。他靠着墙壁,光芒快速褪去。“奇力,我一个人做不成这个。”


“你不是一个人,菲力。”奇力立刻靠上去,双手放在菲力肩上。“哥哥,我说过,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的。我才不会因为议会说我该结婚就离开你呢。


菲力抬起头难过地看着他,苦笑着抓住奇力的一边手臂。“我知道你会的,但是葛罗音说得对,没人能对一颗心下命令。相信我,我明白的。你找到心之所属的时候我也没办法留住你。”


奇力一时有些喘不上气。菲力在“心”这件事上知道多少?他怎么能觉得奇力会离开他?就算是这种情况下也不可能啊。他们天生一对,虽然他们也许不能像奇力希望的那样,但他们确实是在一起的。没有什么能分开他俩。而且,在他的生命中,没有什么会比菲力更明亮。


“你不用为我的心发愁。”只是最后的真相被他深深埋藏。然后他强迫自己提出来那个问题,因为弄不清楚菲力的意思简直能杀了他。“你找到喜欢的人了吗?”


菲力紧张地移开了视线。他微微点头。


“你为什么那么难过?”


“因为我没法拥有他。”菲力的声音徘徊在绝望边缘,奇力从来没听过他这个样子。无论是谁,他真是牢牢地抓住菲力的心了。奇力也注意到了菲力说的是“他”而非“她”,不过这也事出有因,不是吗?一辈子里除了母亲之外,在们身边的全都是男性。


奇力的胸口闷闷的,强撑着思考接下来该说什么。自从明白自己的想法后,他就准备好了迎接这种心碎的感觉。他不得不这么做。只要能让他的太阳继续照耀,他什么都愿意去做。如果不得不放弃菲力,他更希望那是出于爱情而不是政治需要。


“那怎么可能。”他说。他笑不出来,但为了菲力,他还是让自己听起来尽可能的冷静乐观。“你是山下太阳王,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啊。你只要伸手去拿就好了嘛。”


菲力盯着他看了很久很久,至少感觉上是很久。在这里,山之深处无人可及的密道里,奇力觉得他们迎来了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刻。六个月来,需要重建中的埃雷博的力量的人们总是缠着他们不放;现在,是他们第一次单独相处。


“能保证你不会讨厌我吗?”菲力低声问,似乎被两个选择生生撕开了。这一回,奇力微笑了。因为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他绝对不会讨厌自己的哥哥。


“这绝对不可能,哥哥。无论你爱谁你都是跟我一道的嘛,我绝对不会讨厌你的。”他对菲力的爱人可能说不出同样的话,但是为了让兄长开心,他愿意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他看着菲力叹气,站直,深呼吸。他好奇地注视着哥哥摘下王冠,毫不在乎地扔到地上。


“这和身份无关,我现在不想要它。”菲力解释道,望着奇力的眼睛里酝酿着风暴。


奇力的世界旋转了起来,他的肌肤上燃着火。菲力一只手按住他的后颈把他拉了过来,直到他们的身体紧紧挨在一起,他的另一只手在他们的嘴唇相贴时悄悄围住了他的腰。噢,火焰。甜美的,甜美的火焰吞没了他,他感觉哥哥吻着自己,舌头谈求着侵入。


他的太阳在吻他。他的太阳想要他。


奇力回应了他的吻,不让菲力有一丝疑问的时间。他的双手在金色的头发中找到了位置,一瞬间奇力非常感激菲力脱下了王冠,现在他想怎么扯就能怎么扯了。终于。终于。


面对奇力无比热情的回应,菲力转过身把他按在了小道的石墙上,身体贴的更紧了,双唇紧贴,既舞又战。奇力以为自己见识过高温酷暑,可什么也比不上来自他的太阳的热量。


“你说的……我可以伸手……去拿的。”他俩分开的时候,菲力喘着气说。


“这就是你的权力,”奇力气息混乱,好一会儿才说出了这句话。他沐浴在哥哥眼中的热情里,“这也是我的意愿。我永远听候你的差遣,哥哥。”


菲力呻吟着,小腹贴着奇力的,仿佛有条龙正在对他们吐火。噢,就是这样。这就是他一直梦想的东西。他动了动,让菲力注意到他也硬了。菲力又呻吟了一声,强势地吻上了奇力。他听任摆布,愿意给哥哥他要求的一切。


“你……不知道我想要这个多久了……你。我们。”菲力沿着他的脖颈一路又吻又舔又咬,在奇力身上留下自己的印记。


“那就要了我。”奇力喘息着说,菲力扯开他的外衣抚摸他的胸膛。“我的灵魂已经是你的了,把身体也拿走。”


通过紧贴着的下半身,奇力感觉到他俩更硬了。突然,菲力把他举了起来,让他的双腿不得不夹住他的哥哥。


在他余下的一生中,奇力也不明白他们是怎么穿过密道回到房间的。他只记得自己全裸地躺在大床上,他的哥哥赤身裸体地压着他,唇舌吞没了他。而当那张嘴碰到他的下半身之后,奇力除了他的太阳一闪而过的面孔之外,什么都记不清楚了——漂亮又性感,在他身上散发着光和热——然后又转到了他的身下,因为奇力也觉得有必要宣告一下所有权。后来他们数了数自己在对方身上留下的齿印和吻痕,发现数量刚巧一模一样。


之后的事,奇力全都记得一清二楚,他们把藏了这么多年的心事全说出来了,菲力的胸膛在他身下,随着他的呼吸一同起伏,他把这一刻牢牢地记在心里。


“菲力?”他想到了个有趣的念头,于是喊了哥哥一声。


“嗯?”他的哥哥答应着他,手指在奇力背上划着的精致图案。


“你觉不觉得,你改了法律之后我们就可以结婚啦?”他抬起头对菲力得意地笑。菲力的金发铺开在枕头上,他大笑起来。


“我能想象议会的反应。母亲会变成新的山下龙,巴林要晕倒啦。”菲力对他坏笑,“德瓦林会像鱼一样张大嘴,葛罗音肯定全程都在笑。”


"“欧音会瞪大眼睛的,但是最后肯定也就摇头了事。”


“不……不。我觉得欧音会偷笑。”菲力一脸沉思的样子。


奇力盯着他,又想起了欧音的预言。


“那你知道欧音说的是什么意思吗?”


“是的……”菲力有点害羞地看着他,然后脸红了。脸红!奇力以前从来没见菲力脸红过。菲力是那种自信过头的类型,就算不安也只会用最有皇家风范的方式表达。


“告诉我嘛。”


菲力叹了口气,左顾右盼了一会儿。


“至少我觉得我知道。太阳代指的应该是我,因为所有人都把我叫做太阳王,这可是某人的好主意……”他的哥哥对他挑起一边眉毛,“我从没问过,不过为什么这么叫我?你给所有人都创造了一个新的神话啊。他们对我就好像我真的是太阳一样,我路过的时候都交头接耳的。”


奇力咯咯地笑着,摇了摇头。“给我解释预言我就告诉你。”


“嗯……若是星辰遭窃,太阳的光辉也将失去,天幕将崩塌于矮人身上……奇力我发誓,在那里听他们讨论责任还让你去生孩子……我都要疯了。他们要是坚持的话我就把他们逐出议会,逐出埃雷博。我不能忍受把你交给其他人这种想法。”菲力极其认真地看着他,似乎要确定奇力真的听懂他的意识。“我都想把王冠包好当礼物送给丹因了,然后带着你远走高飞,去个没人能抢走我生命之光的地方。”


哥哥的话让他一下子难以呼吸。“菲力——但是欧音,那个预言……怎么……”


“我听得懂是因为他提到了星星。星星……gimil,奇力,是你。我生命里的光。”菲力伸出手捧起他的脸颊凑了上去,直到奇力的视野里只剩下他爱着的这个人。“我不知道世界上没有你的话我还能做什么,我总觉得你就像星星,因为你无处不在,用点点的光辉填满了背井离乡的黑暗夜空,照亮我的路,引领着我。只要看着你,我就知道该去往何方。我从你的黑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人生道路,他们要是从我手中这儿偷走我的gimil,那我就完全失去方向了。”


“菲力……”他呼着气,哥哥的名字被他念得如同祈祷。他从来不知道自己对别人有那么重要,更别提那个“别人”是他唯一真正在乎的人了。


“我已经准备好毁掉这个王国了,只要能让我的星星在我头顶闪耀,”菲力不好意思了一下,“这话听起来不那么矮人,我猜,但是你就算身处大山深处也在发光,就像被人跟宝石似的嵌在石头里的星星。我真贪婪,Gimil……”


奇力的第一反应就是带着敬意吻他。太阳与星星。就是这样。


“你是我的太阳,Ûrzud。”他俩分开来喘气的时候,奇力说,“你一直都是。你点亮了我的生活,和你分开的日子就像是无尽的严冬。战场上那一天,Th欧力n战死之后……我真怕我也会失去你。但是你在那里,活着,在早晨的第一缕阳光下闪耀,我的兄长,我的ûrzud,我的王……一切都自然而然地发生了。我想让每个人都看到你,那天你看起来那么伟大那么传奇可不是我的错。我只是给真正的你起了个名字。”


菲力一脸宠爱地对他笑着,想开口说话,但却被奇力抢了先。


“就算是现在,我也希望每个人都知道山下太阳王是我的。”


“他是你的,永远,Gimil。”


菲力新取的昵称让奇力微微脸红了。不过私底下给对方起个矮人语的爱称在情侣之间也是很普通的事。


“我不知道你从我这里看到了什么光,但无论你看到了什么,那都是你的,Ûrzud。”他不把菲力叫做太阳的话,还能叫做什么呢?菲力对他来说一直都是太阳;这一点绝不会变。


菲力亲热地笑笑,好像又变亮了一些。“太阳只不过是单个光源,什么都比不过日落后保护大地的星星。我知道你在尽力帮助我,在争端波及议会之前把他们平息,在别人不同意我时站在我这边……我知道我不是一个人在统治埃雷博,我不想谈那些逼你结婚去生孩子的老家伙啦。我从你心中看到了光明,弟弟。我要是真是你和大家相信的太阳啊,那你也真的就是星星,高高地悬在万物之上,指引所有寻求领导的人。”


菲力抱着他在床上打了个滚,趴在了奇力身上。他的金发散在他俩脑袋边上,遮住了视野中其他的一切。他好看的脸上带着笑,爱和欲望笼罩着他蓝色的双眼。


“属于我好吗,Gimil?”


“永远的,Ûrzud。”


 


xx


 


“你的王冠呢?”第二天,他们离开房间之后,金雳这样问他们。他们的小表弟等着国王开始一天的事物,毕弗站在他身边,耐心地准备守护菲力。他们看着兄弟俩,都觉得这么一大早就在菲力的房间里看到奇力是件很奇怪的事。


兄弟俩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努力想——并且没能成功地——藏住自己不好意思的坏笑,在想起王冠丢在密道里时干脆大笑了起来。


“我去拿,”奇力给哥哥使了个眼色,“餐桌见。”


“等等。”菲力在他窜进房间前抓住了他的手腕。


奇力看着哥哥若有所思,又风度翩翩地对金雳微笑的样子,他的脉搏变快了一点。


“今天我们除了正式视察冶炼厂和接见几个客人之外就没事了,对吧?”菲力问。


“是的,没错。”金雳疑惑地看着他们。


“那就告诉议会我今天早上不舒服。”他说,对假的不能再假的谎话一点都不惭愧。“让巴林暂时接管,把早餐送到我房间里来。”


菲力再把他推回房间里时,奇力差点没忍住笑。


“为啥?”他笑着问,但是没有阻止菲力滑进他衣服里的手。


“有时候是晴天有时候是阴天嘛,埃雷博一天不见太阳也行的,你觉得呢?”


奇力全心全意地同意,他拉过菲力以一个深吻证明自己。今天,他不分享太阳。


 


xx


 


没人会蠢到再提继承人这件事了。过了一阵子,奇力有点满意地发现德瓦林和迪斯肩并肩地坐在了一起。


如果他们的家人,或者议会中的其他人注意到他们手腕上的新刺青的话——奇力手腕上的是太阳,菲力手腕上的是星星——他们会明智地闭口不提的。虽然突然间,在时不时写给铁丘陵的书信中,他们对丹因和他的儿子都温和了不少。


奇力很确定他们知道了。他和菲力不在人前就不太能把持住——金雳不止一次差点抓住他们在王座上做不可说的事情。可他们都不在乎。太阳在埃雷博之下照耀,星星在黑夜中引导他。










Part2 end

评论
热度(31)
  1. 世界最佳基友崩崩崩崩崩崩崩 转载了此文字
© 世界最佳基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