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佳基友

【翻译】May or may not(Fili/Kili

Bonebomboom:

标题:May or may not


作者: St.Alya 


http://www.fanfiction.net/s/8921290/1/May-or-may-not


梗概:对于兄弟俩之间关系的十三种看法


Rated: Fiction K+


Fili & Kili


(既然开始在LFT放东西了那就把旧作一起丢过来_(:3) 




 


    Bombur真的不太在意。因为他只是个厨师。不过嘛,就是因为职务之便他才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他看见Kili 小心地把热腾腾的饭菜分给他哥哥,因为Fili讨厌冷掉的食物,他也看见Fili总是让弟弟拿到更多的事物,因为Kili吃的比食人妖还要多。他觉得这样挺好。当他们中的一人被派去洗盘子时,兄弟二人会一起完成任务,这意味着他们是队伍中唯二的每两周要洗两次盘子的人,而且他们还毫不在意。Bombur猜他们只有逃到远离队伍的水源时,才能从十三双对他们评头论足的眼睛下逃开,获得一点难能可贵的独处时间。


    他基本上不会去考虑这种不恰当的关系,因为在Bombur看来,愿意放弃自己的食物(记得吗,他们是矮人)只为能让爱人能得到他想要的,那一定是严肃的不得了的事情。毫无疑问,他们宁可自己挨饿也不想看到对方没东西吃。


Bombur可能会介意他们是兄弟,但他知道禁果通常是更美味的。


 


xx


 


    每次发现他们在做兄弟间不该做的事时,Ori都会看红了脸。即使是他们手牵手一起骑马也会让他感到尴尬,因为,就像一起做的其他事一样,他们简单的动作里也满含着藏不住的爱意。Kili不需要去看他的哥哥,他只要伸出手,Fili的手指很快就会纠缠上来,而后他们会靠的更近一点,好像两人之间有一道深沟似的。他们偶尔还会相视一笑,仿佛世界上只存在彼此。在金发兄长骄傲的笑容和没有胡子的小家伙淘气的偷笑之中,兄弟俩可以传递一千句不可听闻的告白。Ori真希望自己从来没又听到过树林里传出的低沉声音,从那以后他就无法直视他们蓝色和棕色眼睛里难掩的感情了。更别提那些不该在户外做的事情——确切的说,那些事本来就不该发生。


    但说到底,Ori知道他脸红还有别的原因。 不管怎样,一对兄弟互相爱慕的方式再怎么怪异,本质上依然是爱。就像是他从书本上读到过的爱情,它无法控制,会让双方沉溺其中无法自拔,全不考虑错它的错误和禁忌。Ori知道,这种爱会让两个情人为对方而死,或是当他们无法在一起时让他们双双死去。


    Ori可能会感到有点嫉妒,因为他读了许多这样的故事,却从未体验过这样的爱情。


 


xx


 


    Dwalin每次看到他们都想翻白眼。但他还是看到了很多不想看的,因为他是他俩的非正式保镖,而且还是都灵脑残继承人的格斗老师。他和Balin也很亲近,但他们就不用像那两个小伙子一样,在开战前交换一个安抚人心的眼神。那两个家伙在第一次学剑的时候就开始这么做了。Kili会看向他的哥哥,询问着他做的是否正确,而Fili会让他确信他是对的。随着时间的推移,眼神的内容又加入了对挑战的嘲笑。准备好了吗?和时刻待命。后来,他们在训练场之外头一次面对有真正敌人的真的战场时,眼神的含义变成了没事的,我就在这儿。如果不是他们在这样的仪式后能表现得更好的话,Dwalin早就要为这个嘲笑他们了。


    Dwalin没什么浪漫情怀,但他常常觉得Fili和Kili战斗的姿态看起来就像某种舞蹈。面对许多敌人时,他们会选择能让Kili尽可能射箭的地势,他掩护着自己的的哥哥,同时,Fili在他身边挥砍着敌人。在箭矢消耗殆尽后,他们就背靠背地站着,动作浑然一体,仿佛不用回头能知晓对方的动作。而战斗结束后,Fili和Kili又会交换一个截然不同的安心眼神,然后一起偷偷地摸进森林。虽然这让人有点担心,但总比他俩一起训练时要好,他们会恬不知耻地用眼神和打斗中的小动作打情骂俏——虽然这很少发生,但偶尔也会让Dwalin为他们不当的行为感到脸红。


    不过,Dwalin可能挺赞成的。作为他们的非正式守卫,他知道他们会不计代价地保护对方。事后安抚的方式并不重要,只要他们能安安稳稳地活下来。


 


xx


 


    Thorin对此并不满意,肯定的。他就是做不到。用他已故的父亲的话来说,这对都灵一脉的传承没好处。这是非常自私的行为,他们这一系将会因为缺少继承人而无法维持统治。当Fili和Kili还是同享一张床的小孩子时,他并没有考虑过这么多,他和Dis都不忍心让他俩分开。而在别人都忙于生计、他们不得不独自在家时,他就更不忍心了。在艰苦的生活中,他的外甥们成为了彼此的支柱,现在要分开他们(break them apart)已经太晚了。除非他想要真的毁了他们。(break them)


    他们很聪明,Thorin会这么评价。Fili在Kili受伤时会尽力保持冷静,Kili也真的会努力不去驱赶每个多看了自己哥哥两眼的人——至少在他看到的时候不这么做。Thorin几乎没有真正抓到过他们的把柄,考虑到他们平时的鲁莽,这还真是不可思议,他都要表扬他们了。这说明在某种程度上,他们对自己的罪行感到羞愧。他们真的应该感到羞愧。


    他的外甥们尽情地向世界抛洒欢笑,但也有自己看不见的准则。有时,他们相处的方式会有变化,更加留意对方的私人空间。他们会在饭桌上离得远远的,会在不同的人群中畅饮,和漂亮姑娘们眉来眼去,与平时的形影不离相反,他们并不经常同饮一杯酒,也不会忽视身边不好玩的女孩子。


    当他们这样做时,Thorin明白了。Fili和Kili在试着不和对方在一起,试着做正确的事。但事与愿违,当看到他们目光相接、一切努力土崩瓦解,随后一杯接一杯地痛饮时(他确定他们在床上也会做同样的事),Thorin难以抑制地感到了安心。


    因为他可能以同样的方式爱过他的兄弟,因为他从未忘记过去Frerin用Kili看Fili的眼神看向自己时,他的心会有多痛。而且他没法批评他们,因为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也没有为自己去找个妻子。


 


xx


 


    Gloin觉得自己是整个家族中唯一一个真心为他们高兴的人。他知道绝望中的爱情是什么滋味,他也像Kili和Fili一样年轻过,他也怀疑过自己能不能丢下Nima独自一人。此外,他的儿子对兄弟俩的看法也大大地影响了他,Gimli几乎要对他们顶礼膜拜了。Gloin知道,Dis的儿子们也喜欢他的孩子,哪怕Gimli参与了他们的恶作剧,他们也从没让他挨过批评,而且他们常常把自己刚学会的东西教给Gimli。有一天,一个地位低下的矮人无理地评论了兄弟俩之间的关系,Gimli干脆利落地回答了他:他把斧头架在了那家伙的喉咙口,警告他永远不要对都灵后裔出言不逊。


    他儿子的性格比较易怒,但Fili却能把Gimli指挥得团团转,而只有Kili能把坏心情的他逗笑。所以Gloin对此从不做评论,当他们成为能让Gimli欣然臣服的领导者时,他也不会多说什么。如果他们要保持这样的关系——Gloin猜他们一定会的——那么,至少孤山的厅堂里总是满溢着欢笑的。


    当Thorin说收复Erebor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给Fili找个妻子时,他可能皱起了眉头。 Gloin明白那种掏心掏肺的感觉,而且他还明白,他一定会爱他的妻子,哪怕她变成了他的妹妹。


 


xx


 


Nori可能被他们的关系对Ori的影响吓到了。他的弟弟已经太依赖Dori了……如果他被误导了怎么办?!不过除此之外,他们的那些愚蠢行径中就没有什么惹他烦的了。也许树林里的那些让Ori红成一只番茄的声音确实有些过分,可是换成他的话搞不好还要发出更多的声音,所以……总之都是都灵家小家伙们的错?


国王的外甥不关心自己的地位或者职责和他又没关系。Nori对Fili登基后要做什么或者会不会绝后一点都不感兴趣。他猜想Kili可能会死在某场叛乱之中,不过都灵嫡系由于兄弟间的扭曲感情而蒙羞也不关他的事。最后,王位要是传给了Dain的族人,Nori一点都不会惊讶,这种事对于自尊自爱的皇室成员来说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再一次地,自尊这玩意在那对兄弟眼里大概是排在“在一起”之下的。


别误会他。他觉得Fili会成为一个伟大的君王,他甚至挺喜欢Kili陪着自己的。他们总能找到乐子,是这趟危险的旅途中最大的欢笑供应商。不过Nori可能稍微有点担心,都灵之血在他们的身体里如此奔涌,会让他们只关心自己错误的爱情,却遗忘自己与生俱来的权力。


 


xx


 


Bofur,信不信由你,是最后一个明白为什么Fili和Kili一定要一起守夜的人。他辩解说自己的眼睛太专注于某个毛毛脚的家伙,以至于什么都看不到了。离开夏尔两个星期之后他才明白为什么别人有时候会笑而不语地看着他们,如果他不是亲眼看到的话,搞不好到了Erebor都还一无所知。


那天他晚饭吃得太快太急,帮Bombur洗了盘子之后,肚子又因为他用的新调料而疼了一整晚,所以他清醒地听到了树林里的声音。一种特殊的声音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那是某种喘息。他担心那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于是就小心翼翼地抬起头四下张望起来。紧接着他就吓得倒抽了一口冷气,还必须忍着不出声。


离营地不远处,Kili靠在一棵隐蔽的树旁,Fili跪在他身前。现在,Bofur可不是个毛头小子,他知道那颗金发的脑袋的动作和Kili不规律的呼吸声代表了什么,虽然他还没开始老,但他觉得自己已经在黑暗中脸红了。Fili和Kili。Fili和Kili!快速地环视营地后,他发现自己是唯一一个目击者。但当他回头看向那对兄弟时,Fili正在站起来,显然是完成了他的工作。


就在这时,Kili的眼睛扫过营地,正对上他的眼睛。Bofur和他显然都吓了一跳,突然,Kili拽过他哥哥的手,让他俩身体紧紧相贴,嘴唇碰在一起,开始了一个带着明显占有欲的吻。那是一种声明,宣告Fili是他一个人的,以及Bofur要是敢惹麻烦就得吃不了兜着走。于是Bofur只好再次把脑袋埋进枕头里,翻过了身,给了兄弟俩一点隐私,同时也告诉他们,他愿意保守秘密。知道了这层关系后的震惊比起他难受的肚子更让他夜不能寐。


Bofur可能会被他们鼓舞了。如果这支队伍对血亲之间的关系都能接受,那么他们当然也不会介意跨种族恋爱的吧?


 


xx


 


Oin,大体而言,觉得这就是个错误。兄弟才不该睡在一起。他们应该在战场上支援对方,在对方需要自己时随叫随到。他知道,因为自己也有个弟弟,而他们就是这样的。当然,Fili和Kili也是这么做的,而且这总比他们互相怨恨又总是为了继承权吵个不停要好。但是他们为什么一定要跨过兄弟情的边界?那还不够吗?


他承认,兄弟俩自出生起便背井离乡,直到舅舅在Ered Luin定居后才结束流亡生涯,而他们身边又没有同龄人,这对于男孩们来说一定很艰难。他们身边只有又老又严肃的成年人,于是只好向彼此寻求他们本应向别人寻求的东西。Gloin说过,心灵做出选择之后便没有了退路,但他还是会忍不住去想,假如Fili和Kili在Erebor长大,这样的事情还会不会发生?因为,无论这种乱伦关系有多么确凿无疑牢不可破,它还是大错特错的。


可说到底,Oin并不是心怀嫌恶或者存心指手画脚的,尤其是当兄弟俩几乎没有选择的余地,命运又执意要对他们开这么残酷的玩笑的时候。他可能有点同情他们,因为Thorin和Dis已经够让他们受的了,他们不需要再多一个对他们不满的家庭成员。 


 


xx


 


Gandalf,如果有什么区别的话,他觉得挺开心。他担心着更重要的事情,矮人兄弟的禁忌关系在他的任务表上排名绝不靠前。然而,在有些夜晚,老人想要放松一下时,对中土黑暗未来的担忧会被他身边的鸡毛蒜皮一扫而空。


矮人们脸上的表情告诉他,哪怕他们已经开始习惯,也不会认为兄弟俩——皇族兄弟们——之间的感情是什么小事。有些人甚至把它当成了命运安排,贤明地认为Mahal的造物不可毁灭。Gandalf很久以前曾和Aule共事过,他知道梵拉对自己造物之间的感情没有兴趣,除非是他们亲自安排的。不过他一眼就能辨认出一对相随一生的灵魂,否则他就不是个巫师。无论是不是Mahal锻造的,这对兄弟的灵魂渴望永远形影不离。他俩的气息中充满了远胜过兄弟感情的东西。


Gandalf饱经风霜,他们的关系并不是他所见过的最罪孽深重的。在心底,他明白亲族之间的爱情有多危险,而这危险不仅威胁着情人们,还有他们身边的人。Fili不顾一切地握紧他兄弟的手,跳进深沟躲过半兽人,更不必说他多么愿意挑战阻碍他和Kili的事了。所以,他不止一次地祈祷Thorin能知道如何恰当地处理这件事,即使明白这是外人无从插手的私事。


唉,Fili和Kili似乎非常明白自己需要多么小心,Gandalf曾花过不少时间考虑他们的事。无论如何,血缘关系是什么呢?作为一个迈雅,他明白血肉之躯仅仅是灵魂的容器。如果他们的灵魂降临在同一个家庭中,那只能说是厄运作祟。不过着也有可能是好运,因为有太多的矮人根本没机会遇到真爱。


所以逃出哥布林洞后,Gandalf清点人数时可能假装没有看见Kili把Fili压在一棵树上。毕竟他们只是没选好身体。而搞丢Bilbo可比两个家伙谈恋爱更让人闹心。


 


xx


 


     沉默的Bifur什么也不说,只是祝福他们。


他是个身世悲苦的孤独矮人,努力保持精神正常,尽力做好本职工作。他基本不参与队伍里的八卦讨论,只是偶尔一起喝酒,不过他确实很喜欢大吃大喝的环节。不过,一天晚上执勤的时候,他看到有两个睡袋靠的太近了,乱糟糟的金发缠在一只手上。


Fili和Kili不是那种不抱着对方就不能睡的傻瓜,如果忽略他们在白天做的蠢事的话。Bifur明白这种大意带来的恐惧。白天,他们可以为所欲为,因为他们总是关照着对方,随时准备解决任何困难。但是在黑夜的笼罩之下,战胜自己的欲望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危险不仅来自半兽人,还有愤怒的Thorin。Bifur不相信他们的领队会真的半夜冲出来分开他们,但他知道每晚都担心被人拆散是什么感觉。


    所以,他用自己的睡袋把Fili Kili与队伍中的其他人隔了开来,只要他可以,他总会让兄弟俩去隐蔽的地方独处,比如山洞里或者树下。Bifur悄悄地帮着兄弟俩,不会让任何人分开他们。他一生之中已经失去了太多,不想再去评判小王子们了。生活已经足够冷酷,足够绝望了。


    当Fili和Kili感激地帮他做些活时,Bifur可能感觉有点开心。他知道,如果连他无声的小小行动都能察觉的话,这些小家伙一定可以成为Erebor的优秀统治者。


 


xx


 


    对于这件事,Dori保持中立。或者说他想这么做。比起那些火热的亲吻,他更讨厌他们发出的又吵又不礼貌的声音。他知道Nori担心他们教坏Ori,也知道Ori只是渴望这种他从没体验过的浪漫关系。就他自己而言,如果他们偷偷摸摸地搞的话,Dori是不会在意的。哪怕他们是别的家族的人,当着别人的面深情对视也是很无礼的——虽然他们不经常这么做,但是当Thorin不在的时候,Fili的手总是搭在Kili手上,这也很无礼。他们可是王子。他们不应该半夜在树林里幽会,还发出让Dori再次像个小年轻一样脸红的声音。旅途开始一个星期后,Dori发现,Kili可以叫得非常生动。


    他不管这样的关系在兄弟之间有没有发生过,也不在乎乱伦带来的反感。Dori只是希望他们能稍微分开一点。他希望Kili不要每天一大早就把大家气疯,他也希望Fili稍微注意一下,不要当着别人的面对自己的兄弟笑得一脸诱人。那些古老二优雅的传统礼仪都跑到哪里去啦?


    但是Dori承认,他们也是可以表现得很有礼貌的。而当他们遵循传统,帮喜欢的人拿武器编辫子时,很难不向他们欣赏地点头。当Kili自以为没人看见的时候,他会害羞地向他的哥哥递出一朵花,Dori觉得他还挺可爱的。


 


xx


 


    Balin曾以为他们长大后就不会这样了,但现在,他说不准。Fili曾经想把可怜的Ori撕成碎片,就因为他扔飞刀的时候不小心误伤了Kili的手臂,在这种情况下,Balin能说什么呢。而他最不想评论的是,只有Kili把手放在Fili脸上才能让他平静下来。


    Balin是看着他们长大的,把他们的感情看做年轻人的冲动显然不尽明智。而现在,Fili处理Kili的伤口样子是那么小心,好像全世界没有比他弟弟更宝贝的东西了,Balin觉得他们之间的联系永远不能分割了。爱对于矮人来说,不是那么容易理解的东西,因为很少有人体验过这种感情,大多数矮人只能带着丰厚的财产孤独一生,年轻王子们的未来将会充满艰辛,他几乎为他们感到了悲伤。家人似乎什么忙都帮不上。


    他知道Dis有时会以他的儿子们为耻,Thorin则感到内疚,因为他让兄弟俩过得太亲密了。但Fili和Kili从来都不喜欢服从命令,尤其是让他俩分开的命令,哪怕只有一小时。他记得,当他们还小的时候,只有Kili能让生病的Fili乖乖吃饭;如果Kili不能得到同样的礼物的话,Fili绝对不会收下任何东西。这无法改变,无法控制,小家伙们天生就是那样。看着他俩躲在人群中偷偷亲嘴,Balin并不觉得有多愉快,可他明白这总比强迫他们结束一切、害得两人都消沉虚弱要好。Fili和Kili是支撑对方的力量,他不愿意去想其中一人独自生活的样子。


    当事情恶化的时候,他可能会阻止Thorin。Balin老了,不过他还记得Thrain的儿子们抵抗那些禁忌的情感时有多么痛苦。


 


xx


 


在夏尔,兄弟姐妹之间是不会做那种事的。Bilbo觉得自己应该对这种矮人风俗感到生气——但实际上他并不生气,只是对Fili的行事作风感到困扰:他看到Fili轻轻啄了一下Kili的嘴唇,结束了他们对于“剑是不是比弓厉害”的讨论。后来他才发现,这不是矮人的传统风俗,兄弟俩只是……不同,他依然持有保留意见。可说实话,这总比他们唱歌仍盘子要好一点。


   Bilbo在遇到食人妖的前一天晚上打定了主意。那时,他正在激动地向听众们介绍霍比特人的传统节日,直到他发现,观众的注意力早就不在自己身上了。起初,他们只是并肩坐着,从肩膀到膝盖全都紧紧地贴在一起。不知什么时候起,Fili的脑袋就枕到了他弟弟的腿上,就像一只享受主人爱抚的猫咪。


    Bilbo的比喻简直太恰当了。Kili开始玩他金发兄长的“猫胡子”,Fili则试着要去咬他。年长的矮人成功了一次,让Kili轻轻地嗷了一声,但所有的声音都淹没在了他们的笑声之中了。霍比特人单纯地觉得他们好可爱。直到Fili拽过Kili被咬的手指温柔地亲吻起来。


    光这一个动作就能让Bilbo感到不好意思了,可Kili的其他手指乃至整个手掌都得到了Fili的吻时,他觉得自己脸红了。但他依然觉得这很可爱。为什么不呢?他们的眼神中都饱含爱意,接触中满载温柔,显然,他们都无比珍视对方。这种温暖而真切的感情太美好了,美好到几乎没人能够拥有。


    他突然感觉浑身一震,羡慕起了Fili和Kili。


    在那个时刻,Bilbo可能会朝Bofur的方向看上一眼,然后又抽起烟斗,凝视着星星。


 


 





评论
热度(50)
  1. 番茄老贼崩崩崩崩崩崩崩 转载了此文字
    快被甜死了!!!治愈我受伤的心……
  2. 世界最佳基友崩崩崩崩崩崩崩 转载了此文字
© 世界最佳基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