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佳基友

【翻译】 A King that is not yet King(Fili/Kili)

Bonebomboom:

Tittle:A king that is not yet king


Author: St.Alya


http://www.fanfiction.net/s/8876818/1/A-King-that-is-not-yet-King


Sum:他的辫子告诉所有有心之人,他的爱情必遭禁阻。而奇力没有辫子,掩饰起他们对于家族与责任的妥协。


Rated: K+


CP: Fili & Kili


 


 


“告诉我,那些辫子有什么意义吗?”有一天夜晚,那半身人如是问道。


菲力看了他一眼,对于霍比特人的搭讪有些惊讶。在离开巨鹰放下他们的地方时,他们对他来了一个恶作剧,害得这小家伙消沉得三天没有对他和奇力说一句话。他盯着他看了几秒,好吧,这家伙真的很好奇。


“具体来说是?”他转身改变了原来倚靠着树干的随意姿态,直面比尔博。比尔博盘起腿坐在他面前,满怀期待。


“嗯……你们好像都在编辫子上……挺下功夫的,一开始我以为只是虚荣心作祟,但我不觉得你们中有谁很虚荣,所以……为什么?”


菲力深吸一口气,开始思考如何回答。辫子是矮人社交中十分重要的部分。解释给另一个种族听颇有些困难——而且那个种族显然不留辫子。


“霍比特人有什么统治集团吗?像是重要的领袖什么的?”他选择了最容易展开说明的部分。权力。这是辫子的含义中最基本的解释。对于某物的所有权。或者,对某个人。他的眼睛在营地中搜寻着,直到找到了他的人。然后他才收回目光,看向霍比特人,等待他的回答。


“啊对,是的,我们有。我们有市长,还有些有地位的族长。”比尔博说道,“那么,辫子就是用来显示地位高低的咯?”


“不完全算是吧,这个有点复杂。”菲力看着霍比特人糊涂地皱起脸,不禁笑了出来。“矮人社会中,编辫子的传统涉及到方方面面。当然,你可以通过辫子来估算一个矮人的地位和工艺水准,不过那也取决于辫子的数量、位置,还有编辫子的手法。你应该注意到了吧,我们之中有些人头上有辫子,而有些人没有。”


菲力颔首,巴金斯大师似乎学得很快,这就容易多了。


“头发编成的辫子有很多含义,从耳后垂下的两条细细的长辫子说明某个人拥有一块领地。”


他仅仅解释了一部分,看看霍比特人能不能自己弄懂。菲力几乎可以看见霍比特人大脑中的齿轮快速转动的样子,这让他忍俊不禁。比尔博结束思考的模样可能会更惹人发笑。


“索林的辫子!”比尔博终于想通了,朝他点了点头,并且对自己的智商表示了极大的满意。“那表示了他重返埃雷伯的权力吧。不过你们是怎么凭这个就认出来的?”


菲力翻了个白眼。“我说了这很复杂,但编了辫子不代表看一眼就能知道你有什么。索林耳后的辫子说明了他有某物的所有权,而人们看到他的脸和橡木盾的时候,他们就会明白他拥有的是什么了。”


他凝视着正在消化新信息的霍比特人。不过有一会儿,他也在思考自己是不是也会编起那些讨厌的声明主权的辫子……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没有子嗣的索林极其英明地想要独自面对阿佐格……


菲力忍住一声叹息。他有责任这么做。都灵之血奔流在他的脉搏里,如果索林出了意外,那他就是都灵子民的下一位国王,仍需要去恢复家族的山下之王的名号。但他并不喜欢这些责任。当生活赐予人宝物的同时,也必会索取回报。菲力不确定他有没有准备好为了孤山而放弃自己的珍宝。他的双眼又在营地中寻觅起了他的人。


“啊哈我懂了……有点意思。那么脑后的辫子又是什么意思?就是欧力和诺力的那种?”


“那代表着某种知识。脑后辫子的数量等同于你师从一位更年长,更富有经验的别人的次数。所以当你说你知道什么的时候,别人比较容易相信你。这种辫子的复杂之处在于,它可以显示你受了多长时间的指导、你的师父又是如何评价你的。这种辫子的设计是你的师父为你特制的,所以总是独一无二。”菲力解释道,突然间,他觉得自己未经世事得就像别人经常告诫他的一样。与母亲争辩那些古老门第观念的回忆翻涌上他的心,苦涩不已。


他没有那种辫子……他本来应该有的,可是显然,都灵的子孙不适合屈尊去做学徒。有时,他会以为母亲忘了他们还要养家糊口,忘了本属于他们的财宝正被一只会飞的蜥蜴压在肚子底下。他和奇力曾经在葛罗音手下当过锻工,却因为没有那样的学徒辫子而不得不低价出售自己的作品。这只是因为,适合都灵子孙的东西还有很多……


“哦,所以诺力头上那三坨是这么来的啊!”霍比特人欢快地呼喊起来,朝他咯咯地笑。


菲力神秘兮兮地凑了过去,于是比尔博也凑了过来听他低声说道:“有传言说诺力的师父在宣布他出师时醉得一塌糊涂。不过话说回来嘿,在成为酿酒师的学生之前他就应该考虑到的。”


霍比特人爆发出的大笑让他快活起来,冲淡了那些苦涩的回忆。毕竟,他有能力把自己和弟弟喂得饱饱养得好好,那才是重点。


“那么我猜,欧力给一个作家当过助手咯?”


“没错,那是埃雷德鲁音最优秀的文书,他记录了所有埃雷伯和阿萨努比撒的重大事件。欧力的所有矮人历史知识都是向他学的。我听说,甚至连精灵都会阅读他写下的我们的故事。”


比尔博瞪大了眼睛看向坐在火堆旁奋笔疾书的欧力。毫无疑问,欧力的声望更上一层楼了。菲力微笑起来,能让霍比特人明白他们拥有的不仅仅是战斧与铁锤真是太好了。


“那么,朵力的辫子没有那样,但盘在了头上,还有好多复杂的花纹。”半身人又转向他,希望的光芒在他的双眼中闪烁,想要知道更多更多。


“像朵力那样绕头一周的辫子说明他是一家之主,至少是供养这个家、发号施令的那个。”他回答道,想起了他们离开家后,奇力开玩笑地把头发盘起的模样,尽力忍住不笑。


“嗯这样啊但是……索林没有这些啊。我是说,我有点明白——”


“皇室成员用不着这样的辫子。他有王冠。”菲力打断了他,又被自己近乎沙哑的声音吓了一跳。他敬爱索林就像敬爱自己悲伤的母亲,他来参与这场危机四伏的冒险已经足以证明了。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和奇力需要一个舅舅而非君主的日子不曾存在过。“他首先是国王,其次才是家人。”


菲力不知道那一天到来时他究竟该怎么做。他曾暗地里期盼史矛革毁灭孤山的一切,把山脉变成了溪谷,而不仅仅是占据它。但他必须为这样的愿望感到羞愧。他的辫子蕴含的意义不允许他这样想,不过,这还不算是他最阴暗的秘密。


半身人得到回答后,仰面朝天地思索了一阵子。他的夏尔既没有国王也没有龙,所以菲力也不指望他会搞懂。但当他投来同情的表情时,菲力微微觉得有些不安。比尔博·巴金斯能知道多少?


霍比特人清了清喉咙,继续提问。


“庞伯的辫子超级大,我都分不清哪里是开始哪里是结束了。”他压低了声音,因为他提到的矮人就在他们身边不远处。


“那种辫子……那种辫子说明你失去了你的伴侣。”菲力同样压低了声音回答道,“从后脑勺靠下的部分开始,绕脖子一周。只要他还为亡者哀悼,那些头发就不会剪短。”


比尔博看起来震惊不已,他偷偷地瞄了一眼庞伯,又开口提问。


“庞伯他……结过婚?他……他这样悼念了多久?”


“自从龙在埃雷伯安家那天开始。”菲力低声回答,竭力避免想象这场该死冒险的可能结局——自己的金发围绕成一圈。母亲的金色长辫和眼中的悲恸给他留下了太过深刻的印象,她的发辫足以缠上她的腰际。菲力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叹起了气,并不在意这个动作看起来怎么样。至少,比尔博还没有问起胡子的问题。


他俩沉默了片刻。比尔博似乎不再觉得他们的传统有多可笑了,但他的眼中流露出的某种真情实感,多多少少鼓舞了菲力。除开那些持续不断的抱怨,霍比特人终究也是理解他们的情感的。


突然,他看见半身人的双手紧握在一起,姿态有些紧张。


“呃那么……那个……波弗的辫子又是怎么样的?他只有两条辫子,还用上了所有的头发。”菲力立刻会心一笑。所以这才是所有好奇背后的原因,对吧?比尔博不去问波弗却来问他确实很不寻常,因为波弗总会回答他所有的问题。他甚至还把他们的秘密手语教给了霍比特人呢!半身人肯定已经对辫子起了疑心,却又不想冒犯波弗。


“你可以直接问我的,你知道。你用不着听我没完没了地解释。”菲力朝他了然地笑笑,而那小家伙涨红了脸,结结巴巴地辩解着些有的没的。


“不——才不是!我——我真的很好—好奇!也就是说,对于所有的东西。所以对波弗的辫子也一样。而是——”比尔博最终还是泄气了,但又抬起头来盯着菲力。“不用忍受没完没了的解释是什么意思?”


菲力的笑意加深了。“波弗辫子的意思是,他想找个伴儿。”看到比尔博的脸红上加红,菲力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伴什么的……是说妻子吗?”


菲力看到了他眼中的惊慌和期望,想起了奇力编起辫子的那唯一一天。那发生在他们搬进铁匠铺一个月之后。辛劳了一天后他去洗了个澡,回来吃饭时,他的弟弟已经准备好了饭菜,所有的黑发编成两股辫子。没有别人见过他这幅模样,因为他确定奇力不会这样做。


“伴侣就是伴侣。我们种族中女人的数量并不多,所以出于爱情而做出的选择不回引起非议。”至少,几乎不会。他摸着自己的小胡子自顾自地想着。


“哦。噢!


他给了比尔博一些时间去惊讶。菲力对此略感担忧愁。夏尔人能接收这样的爱情吗?从他们对于冒险的态度判断,霍比特人会对这些思前想后顾虑重重,做出什么糟糕的决定,最后以伤害审美崩坏但心地善良的波弗告终。


不过,他看着不断变红的比尔博笑了起来。估计不用多久,又有一个矮人会辫起他的八字胡了。


“巴林和德瓦林。”比尔博忽然开口道,不过眼睛还是粘在地上,局促不安。“他们没有辫子,头发很短,德瓦林甚至剃光了头发。”


“不编辫子也有某种原因。”菲力继续解释,决定放霍比特人一马,不再追究他们先前讨论的问题,即使新的话题也可能引出一些令人尴尬的东西。“不编辫子的短发,或者干脆都剃光,是一种忠诚与服从的承诺。巴林与德瓦林发誓将生命献给国王,心无旁骛地遵守誓言。”


“旁骛?你是说……”


“财富,名誉,娱乐……爱情……他们的性命属于国王。”菲力简略地回答了他,希望霍比特人别发现自己透不过气,别发现某些事情。不过事实却证明比尔博是个聪明的家伙。


“属于索林。”比尔博下了结论,眼神飞快地瞥向营地的另一边。“奇力也没有辫子。”


我的生命属于你,哥哥。如果你真的必须完成使命登基为王,我的生命就是你的。


“对,没有。”菲力简短地应了一句,希望这个话题到此为止。奇力多年前的言语在他耳边回荡。那时他们只是四十来岁的孩子,可是他的弟弟信守了诺言,除了只有菲力见过的他扎起两个辫子的那一天。


我的命是你的,无论是因为爱还是因为你会成为国王。他们第一次做爱后,奇力又重申了他的誓言。


“那么,他也决定把性命献给索林?”


“不!”


他知道自己唐突的回答吓到了霍比特人。但如果有人刨根问底,这是菲力最不希望别人胡思乱想的问题。奇力是他的,只能是他的。他向将要称王的他宣誓效忠过。


他们认识的大部分矮人都简单地以为奇力还太年轻,没有找到编辫子的理由,于是他们也就随他们去想。菲力已经准备好去承担自己责任,牺牲自己的梦想,去作那些责无旁贷的事。可是奇力是他唯一不允许舅舅从他身边带走的。有时他模糊地知道索林明白这一点,就算他们不曾在他面前公开过他们的关系。不过,奇力的誓言才是他们最大的秘密。


说实话,他真希望他的弟弟不用和他一起在疯狂的家族使命上浪费生命。菲力就像其他矮人一样,无论如何,绝对无法放弃他想要的东西,而奇力也不会放弃……所以他接受了这种宛若顽疾的贪婪,那是他与众不同的珍藏。


半身人大概察觉了他内心的波动,因为他很快就转移了话题,不再提前属于国王的东西。


“你提到了胡子编成的辫子。”比尔博咳了咳,比刚才看起来更窘迫了。“那些又代表了什么呢?”


“事实上很简单。”菲力说道,压制着自己声音中的占有欲。霍比特人和这些破事毫无关系。


“那是结合的意思。爱的结合。胡子编成辫子说明你结婚了,上面打结的数量就是你的婚龄。有秘银的发圈则说明你有了孩子。”


“啊,我记得葛罗音说过他结婚了,还有个儿子在等他回家!”比尔博说。


“还有欧音,朵力和诺力也是。”菲力点点头,“不过只有葛罗音有孩子。”


“我知道这在矮人中很少见。”


菲力再次点头,不过这次是因为他发现霍比特人又一次握紧了双手。大概又是一个关于波弗的问题?


“那么用嘴唇上的胡子编成的辫子也是这个意思吗?”


他翻了翻眼睛,忍不住想笑。菲力知道半身人有时会悄悄观察他们。他会问这个也是理所当然。


“你可以直接问我的,我再说一次。”


“啊?”比尔博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他。


“把八字胡编起来意味着你对无法赢得的爱情做出了妥协。不是每个人都会结婚,有时是因为他们配不上他们的爱人,或者因为种种复杂的理由不能结婚。但矮人们终其一生只会爱一次,所以他们会让别人知道,就算自己还没结婚也不会去谈情说爱,因为他们已经心有所属了。”他解释道,心头感受到一阵熟悉的钝痛。尽管如此,他已对这样的现实习以为常了。即使是矮人,一对兄弟成为情侣也是难以接受的。菲力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这件事了……因为这改变不了他们已经属于彼此的事实。至少他们一直很幸运。二人中若是有谁不抱有同样感情的话……他无法想象会有多煎熬。


“这真……悲伤。”过了好一会儿后比尔博才开口说话。那同情的神色又回到了他的脸上。他知道了,这下菲力终于确定了。


“我会让你知道毕弗胡子的故事比我的还凄凉得多,霍比特大师,所以收起那些表情吧。”他向他咧嘴一笑,决定讲个明白,反正也没必要再遮遮掩掩了。在母亲责备的目光中羞愧地度过这么写年后,比尔博那毫无批评之意的眼神真的很让人愉快。


霍比特人向他难过地笑笑,却又尽力让自己不施舍同情,这让菲力十分感激。同情会让他过度思考,自己有多混蛋才会对弟弟产生这种越界的爱。


“你的辫子……你头发上的那些,我是说……看起来不像是你刚才告诉我的那些。”


这霍比特人是有多好奇多细心啊!菲力轻笑着摇了摇头。太棒了……他得解释所有的一切,就因为他是这么的开城布公。


“那是代表求爱的辫子。没人会给自己这么编,只有追求你的人才会。坠入爱河而还未成婚的一对会用这种方式互相编头发,这样他们就能让别人知道他们的感情。结婚的人也可以编,不过大多数矮人最后只会编起胡子,腾出脑袋上的地方给其他辫子。”他说完后,又给了比尔博一段时间去思考。


“但是如果你编了这样的辫子……”霍比特人想了一会儿后说道,“然后胡子上又有辫子……那这……”


“那么我就是在告诉所有有心人,我陷入了一场被禁止的爱情中,是的。”菲力替他补完了句子,觉得自己能大声说出这个还挺勇敢。


这很荒谬。奇力和他为了这个争辩过很多次。但他的弟弟坚持要给他编。我想让所有人知道你是被爱着的。他总是这么说,而他则会模仿母亲的语气说,都灵的子孙可不适合到处告诉别人他不能去爱他爱的人。


母亲曾说过,都灵的子孙总会得到属于他们的东西。于是菲力拥有了奇力,奇力也拥有了菲力。这大概也是他们的舅舅宣布要重返埃雷博的时候,他们没有反对的原因。他们都让菲力绝后了,那么他们也没法不让索林去取得他梦寐以求的东西。


“但是……奇力什么辫子都没编啊!”霍比特人打断了他的沉思,迷惑不解。他猜想奇力就是帮菲力编辫子的人,所以菲力也该帮奇力编才对。显然他还没想到奇力不编辫子是因为他发誓将生命献给菲力,而非索林。


菲力看了他一会儿,思考着他能否相信这些是。不被允许的爱情已经被高高挂在了辫子上,但那誓言……那是件严肃庄重的事。他们已经有了一位活着的国王,没有人能对王储效忠。


然而比尔博的表情说服了他。这是个会为了一个矮人脸红的霍比特人,而如果最后他和波弗在一起了……嘛,索林教过他,想与人结盟的话就要立刻信任他。


“因为奇力发誓过要永远不编辫子。因为他把性命交付给了国王,一位尚未称王的国王。”最后,他这样解释道。于是霍比特人的脸上逐渐浮现了理解的神色。


之后,他们又沉默了好久。


菲力思考着告诉飞贼的一切,希望将来不会因此后悔。这不仅仅是为了他,也是为了奇力。他的弟弟也挺喜欢比尔博的,所以菲利觉得他不会太在意。除此之外,他也明白他的弟弟很想让别人知道他们的关系,这样就会有人明白他们对于彼此是有多么重要了。奇力希望有人为他们高兴, 因为他们在这个不是所有人都能找到真爱的世界里拥有彼此。而且说实话,菲力也是这样想的。


然后,一只小手放上了他的臂膀。比尔博的笑容温暖极了。


“矮人们有表示友情的辫子吗?”


菲力开怀大笑起来,被人接受的温暖感觉从心里蔓延开来。


“没有哦,巴金斯大师。我们让朋友围绕在身边,而不是待在辫子上。”他调皮地向他使了个眼色。“不过我会教你在波弗的辫子上编求爱辫的。”


比尔博红了脸,随即和他一同笑了起来。


他扫视营地,寻找着他的人。他看见他坐在一块石头上,好气地看向自己的方向。


 菲力笑了,两只手指轻轻压上手腕。用他们的秘密手语说道:我爱你,弟弟。


 


 


END



评论
热度(39)
  1. 长长的恋人倒钩不进崩崩崩崩崩崩崩 转载了此文字
    暖cry!
  2. 世界最佳基友崩崩崩崩崩崩崩 转载了此文字
© 世界最佳基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