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佳基友

[spideypool]Something change in your life(哨兵AU)01.

Captain cold-liu:

Chapter  01.







For Peter·Parker,there are two things change his life.

——————————————————————————————————————


他叫Peter·Parker,AKA,Sprider-man.
是的,他就是纽约友好邻居蜘蛛侠。


一年前,因为被一只带有辐射的蜘蛛咬了一口后,一切都不同了。
本叔叔因为自己的错误去世了,而他受到本叔叔临死前说的一句话的启发化身超级英雄,拯救那些受恶人欺负的人们。
你知道的,就是非常有名的那句,【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Peter现在成为Sprider-man已经将近两年了,红坦克、毒液、绿魔、电光人、章鱼博士balabala的罪犯”很喜欢”他,总是不停地破坏N.Y的建筑和治安或者直接找他对架。如果说还是在半年前,如果是还在单干的他肯定会忙得不可开交以至于上课睡觉--从早读到放学,虽然很早就这样了。



but,他有帮手。
一个特属于他的神盾小队。


那刚好是本叔叔去世一年的那一天,在他刚刚对付完粘液,S.H.I.L.E.D的航空母舰就降落在他的前方。传说中的独眼局长Fury顶着反射出耀眼光芒的光头,先批评他的手法仍太过新手,再邀请他加入神盾局。当然的,他怎么可能不加入,那可是神盾局,captain America所在的地方欸。

但当他知道自己将拥有队员的时候,他立马回绝了Fury的邀请,从母舰上离开。之前的一年他一直是单干,从未与任何人组队,因为在他看来,一切自己珍惜的人都会因为自己的过错遇到危险,比如说是本叔叔。
但他不是一个人,这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他有一个善于倾听的伙伴。
他不仅仅只是一个变异人。
还是一名向导。

说起来挺好笑的,在自己不停地利用空闲时间翻找那只神秘的鸟儿的资料时,他先得到了关于哨兵向导的资料#,偶然地更是手贱地将自己的情况与资料相结合,他立马得出自己是向导的结论。这让一直相信自己是个正常人的Peter瞬间三观全毁。甚至没敢把这件事告诉叔叔婶婶,他看过资料,自然知道那些向导会有怎样的结局:他们会被带入塔中,接受专业的训练,然后与其他的哨兵结合,一生受到他人的牵制。这可不是Peter会想要的结局。
更何况人们对这一特殊群体一直存在偏见,对向导更甚。
于是他一直憋在心里,不敢透露出一点风声。

或许是上帝终于听见Peter的心声了,也或许是他所具有的向导能力,总之他一直没被周围的人察觉出来,即便是那些哨兵们。而成为向导带给他的唯一坏处就是自己慢慢地能够接收到别人感情,感受到人们情感的波动,时而受到干扰和影响、本能地想要去安抚他们。学会抑制这项本能他也花了很长时间。
因而他知道了那只一直在盯着自己的鸟儿,就是他的精神体(这就是为什么人没有注意到她的原因)。

那位美丽的女士是一只白腹隼雕。
白腹隼雕分布于亚洲非洲和欧洲,比如说是印度、阿富汗、中国、蒙古、匈牙利、土库曼斯坦、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坦但就是没有墨西哥没有美国没有美洲。
这就是Peter为什么查找这个鸟的来源如此辛苦的原因之一了,:它根本不存在于美洲。
所以美洲的物种图鉴里面自然也没有它。



更见鬼的事情在后面:一年半前,因为被带有辐射的蜘蛛咬了,他可不仅变成了拥有超级力气耐力体力的super man,蜘蛛咬的那一口所携带的基因物质甚至改变了他的气味,由一名不引人注意的向导变成了带有攻击性的“哨兵”……意思是,现在的他会散发出一种类哨兵的荷尔蒙,足够让所有人以为“这个家伙是一个哨兵”,他只能说“棒极了”就没有别的可以说的,这意味着向导们会不由的靠近他,嗨这总好过那些哨兵们的性骚扰吧,那可更让人头疼。



哦说回来,虽然不愿与人为伍,但他还是加入了S.H.I.L.E.D,他的队员们用事实告诉他他们有能力保护自己并与Peter一起战斗。
人与人相处需要时间去磨合,
他们也花了不少时间熟悉对方,养成默契。
介于体质的问题,在Fury局长和Dr.Connors的帮助下他还是选择隐瞒了他的向导之力,借用于博士给他的一个能够混淆哨兵向导感知的小机器【那东西就安在他的通讯器上】;他不能忘了Fury还有Coulson在看到他的体质报道露出的表情,他应该拿手机拍下来的。


“叮叮叮叮!!!”见鬼,刚说到曹操曹操就到,Fury又找他有事了,荡在城市中的Peter接通通讯,“喂,这里是Sprider-man,今天纽约的治安很不错,反派们都没有出现,就连章鱼博士都没出....”“没有必要说这个我知道,Peter,你快点到母舰上集合,你们小队有任务。”好吧,又有任务了,他美好的周末又要用来拯救世界了,而不能与他的朋友们度过了。“我马上到!!————”











当Peter进入会议室的时候,他的队员们已经到齐了都坐在椅子上等着。
右边的是white tiger和iron fist,左边的则是Power-man,“Webs,you're too late,难道是你的蛛丝飞到半空用完了?那可真是不幸。”哦还有讨厌的水桶头Nova,他是一个哨兵。总是喜欢跟他作对,除了对付敌人的时候还靠谱点。Peter在铁拳旁边拉开椅子坐下,接上对面家伙的话,“不用你的担心水桶头,i always  already...”Ava轻轻敲了敲桌子,“不要争吵了,男孩儿,Fury到了。”然后瞬间安静了。
“我很高兴能看到你们能这么精神,”Fury走了进来,手上拿着一些资料,“你们又有事要干了,”他在前面坐下。

.....

任务很简单,就是去探查一下章鱼博士盗取Tony·Stark的技术和机器是为了干什么顺便搞定他。Peter就说为什么超级罪犯怎么都没有动静了,原来是自己躲在家里搞更大的阴谋。委实说他不点儿也想再来一次下水道之旅,那股气味真的是...几天都洗不掉。
介于Fury的原因,他们还是厚着脸皮的上了,到下水道里去找章鱼博士。
经常爬进下水道的Peter多少..有些习惯,而他身后的不常爬下水道的四人可没有他那么淡定了,Nova干脆就一路飘着走,“噢,真是臭死了,”Ava抬起一只脚,再轻轻地踩在污水上,白色立马被染成了棕黑色,“又脏死了,回去我要好好洗一洗制服。”“平静,tiger。当你的内心平静下来就不会感到气味的存在了。”“我可不是你,fist。”


快要到的时候,Peter他们都自动自觉地收住声音、小心翼翼地踏入章鱼博士的实验室内,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会不会是Fury搞错了,这里什么都没有。”“不对,我可以感觉出有什么不同。”他们散开来检查实验室,除了绿油油的灯光照射到培养液和桌上乱放的资料,就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看起来就和一个废弃的实验室一样正常。Peter也希望没有什么事会发生,可蜘蛛感应不停地在脑中颤动告诉他不是这么一回事儿。
【到底是哪里有问题?】
飘到一旁的Sam注意到一个绿色按钮,同时,Peter敏感地注意到周围的情绪中多了几分好奇,来自Nova的。他连忙转身大吼,“别乱碰,Nova!!”可这直接吓到Sam不小心按了下去。
“嘭!!——”洞门关上的声音在宽大的实验室内分外明显,其他几人都停下手上的动作,一并转过身去,“你在干什么?!”Sam耸了耸肩表示无辜。
而台前的屏幕突然亮起,「喔....不听话的小虫子们又乱动别人的东西。」毫无疑问是章鱼博士,“你拿了Tony·Stark的东西干什么?!”「正好我需要实验一下用他的技术做成的纳米机器人功能如何,」空出来的地方升起,露出里面的数十架银白色的机器人。
“Sorry,guys...我想我们或许要大打一场了。”
「你们就作为实验对象,好好陪它们玩玩吧!」
“我说过你不要乱动东西!!!”Peter往其中一个的面部喷出蛛丝,
“经常乱动的人没资格说我!!”Sam一拳放倒了他面前的一个,
Ava几个爪子挠过机器人并跳跃着躲开炮弹,“够了!别吵了!你们两个给我专心迎战!!”

Peter希望那些机器人会像往常一样一击就破,可这是混蛋的纳米技术,意味着被摧毁了还可以再合在一起,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Oh,damn it!”Peter摔开机器人,“Power-man,我需要你把门砸开,Nova用你的光炮哄爆它们,tiger和iron fist挡住攻击,我需要找到关掉它们的办法!”“了解!”“知道了!”Peter躲开攻击,跳到操作台前,快速地按键盘翻找着资料。
「哦这可不行,还没到测试结束的时间」
白虎不小心的疏忽将一个机器人放到Peter身后,而他本能的抬下右手想要喷出蛛丝是,结果发现已经没有了。Peter一个前翻,躲开攻击。“Nova你个乌鸦嘴!”机械手砸在Peter原先待的位置,将计算机直接破坏掉。“又关我什么事?!”
「接下来的,才是我需要的重点」
Peter立马感觉蜘蛛感应更加疯狂的颤动着。
「针对哨兵的武器测试」
【噢天呐,这变得更糟糕了】
先不说自己会不会暴露身份,他的神盾小队里Nova、tiger还有Power-man都是哨兵,一旦被限制,队伍的战斗力立马会被削弱了一大半,整个小队的命运就很难说了。
机器人停了下来,眼中的白光变成红色,Peter可以感觉到空气中有什么声波被释放出来,“啊啊啊啊!!!”在场的哨兵们都立马陷入了痛苦之中,捂着耳朵跪在地上,还站着的只有铁拳和他自己了。
“你们怎么了?!”他迅速地跳到离他最近的人面前,扶起Ava,轻轻摇晃她的手臂,“...”他甚至不用展开精神都能感觉到他面前的女性哨兵所能感受到的痛苦。
【so bad.】
Peter果断地接通Fury的通讯,“我们遇到危险了!请求支援!”
〖收到!先撑住!我们很快就来!!〗
Peter挂掉通讯,看了看痛苦的三人,不禁皱起眉头,再这么下去,他们就会被折磨死了。
【等待太慢了,如果我能做些什么....】
他望了一下Danny,对方看懂他的目的,点了点头并站起身,接手Power-man还没做完的事情。
而Peter看到铁拳开始干事,摘下手上的通讯器,闭上眼睛,将自己的精神领域释放开来,尽力延伸到最远处的哨兵,尝试地包裹住他们脆弱无比的精神上。他从来没有试过这么做,即便Coulson一直在教导他如何控制自己的向导之力,也没有对着一名哨兵练习。

但感谢上帝,他成功了。
三人在他延伸开精神领域后状态好了几分,Sam和Luke摇着遗痛的脑袋站起身来。
「这是怎么回事?!我明明成功了!你做了什么蜘蛛侠!」
“抱歉,看样子是你的实验失败了,章鱼博士。”
就连怀中的晕厥过去的Ava也缓缓睁开眼睛,“嗯...”撑着脑袋站起,“我这是怎能回事?”
“Nothing,只是晕过去了。”
「该死的蜘蛛侠!下一次你就不会那么好运了!」说着屏幕就暗下去了。

章鱼博士的声音还没落,铁拳面前厚实的门被炸开,出现的是正是Fury等人。
“You are so late,Fury局长。”
Fury没有在意他的调侃,指挥着特工处理现场的事务。“章鱼博士是在进行对哨兵感知的干预实验,但很抱歉,他是用远程操控,所以我们没有抓住他。”“嗯。”
Fury嗅到空气中的不同气味立马皱眉走向Peter,“你违反了约定,Spider-man。”“你们在说什么?”站在一旁的四人迷茫看着他们,“呃,但情况太紧急了。如果我不做些什么的话,他们很可能会死掉。”Peter急忙地戴上摘下的通讯器,向Fury解释到。“嗨你们到底在说什么?谁能给我解释一下?”Nova又插了一句进去,很可惜还是没有人理他。“....回去后自己到Coulson那里接受惩罚,没有下一次。”“...OK,sir.”Fury转身离开现场,留下Peter在原地叹气。

“Fury到底在说些什么?”看到Fury走远,四人围住Peter,“webs你违反了什么约定?还有你刚刚做了什么让我们身上的痛苦消失?”“啊...”Peter呻吟了一下,“回去再说吧,guys,我确信你们不会想知道的。”


神盾局的航空母舰上。
“What?!Are you kidding me?!你居然是一个向导?!”Sam声音立马拔高,激动得飘得更高,身上的光芒也变得更亮。“...嘿,我没听错吧,fist?”Luke无意识地拍了拍Danny的肩膀,“你没有听错。”唯一的女士倒是哨兵中最冷静的一个,她摩挲着下巴,思考片刻。“这就是为什么你可以减缓我们痛苦的原因吗,Peter?”“是的,Ava。”Peter点了点头。
“为什么你从来都没有说过,webs?!就连Fury也没有提过?!”Nova仍飞在空中,眼中尽是震惊,“Fury倒没有限制我不可以向你们透露,我料到你们会很震惊,所以就没有打算说出来了,you know,向导什么的,”Peter无奈地耸了耸肩。“而且我的情况比较特殊。”“...我没有在夸你,但你看上去更像一个哨兵而不是向导。”“Yes~,水桶头你终于聪明了一回儿,”Peter无视掉Sam的黑脸,赶在他反驳前先开口了,“你们也知道我曾经被蜘蛛咬过。它所携带的基因不仅改变了我的体质,还有信息素。哨兵不会被我吸引反而会认为我是哨兵,同时我也不会因为哨兵而失控。为了方便行事,我干脆就直接采用一些小装置混淆掉你们的感知。”“哇哦,”Ava发出赞叹,“很神奇的基因改造。”
“是的,所以现在我该为我的行为去Coulson特工那儿接受惩罚了,”说着,Peter准备转身离开,“等等,webs。”Sam叫住他,“怎么了,水桶头?”Sam双手抱胸而立,“我先承认我对向导的影响...不是那么的好,即便有两个活生生的例子摆在面前#。but,你挺..厉害的,如果没有你那一下,我们可能会挂掉了。”Sam说话时一脸难受别扭的表情已经让Peter有一股想拿出手机的拍下来的冲动,“无..无论怎样,谢了。”“...”Peter停顿片刻,“..我应该录下来的。”“我已经帮你录了。”“谢谢,tiger。”“想打架吗,你们!!”

Peter很珍惜现在的时光,甚至单纯地以为自己会一直保持现有的状态在S.H.I.L.E.D待下去,但他忘记了凡事都有变数。






tbc.






我这一章的重心...算了不说了,他妈一股Nova和spidey的倾向OTZ....
关于门的厚度...那只是一个bug,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啦【勉强笑
抱歉,这一章dp没有出现,是在下一章才会出现....所以,继续来猜一下dp的精神体吧ouo

#对,就是队长和Coulson。
队长就算是向导也是美国最强向导【严肃】,Coulson就算是向导也是S.H.I.L.E.D里可以一下子放倒两名哨兵的存在【严肃】。

另外,cap-向导-白鹿,Tony-哨兵-金钱豹,Clint -哨兵-知更鸟,Natasha-哨兵-山猫。


评论
热度(22)
  1. 世界最佳基友Ryuushiso 转载了此文字
© 世界最佳基友 | Powered by LOFTER